近日,作为宋代五大名窑之首的钧瓷再次展现其独特的魅力,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上,一件只有9CM大小的北宋钧窑紫斑盌(碗)拍得2412万港币(含佣金)的成交天价,轰动整个拍卖会。

一个小小的钧瓷碗竟然拍出2412万的天价

北宋钧窑碗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以2412万天价成交
苏富比拍卖会现场-北宋 钧窑紫斑盌(碗)拍卖价格

北宋 钧窑紫斑盌鉴赏


北宋 钧窑紫斑盌

此小盌(碗)色泽怡人,内壁光澈可鑑,份属钧窑紫斑盌之珍品典范而备受搜求。自宋以来,历代皆崇钧瓷流光溢彩,蓝釉紫斑已是不凡,然翠绿缀映如此盌者,则寥若晨星,私人所藏无出其右。多色纷呈,独具韵致,可谓前无先例、后无来者。

柔光之下,此类小盌恍见皂泡自口沿升起,西洋称之「bubble bowl」,亦恰如其分。手捧此盌,观釉光莹莹,想浮泡纤纤,尤惹人心往神驰。此盌千年历尽,华彩如初,无疑拔萃于存世同类,一器难求。

钧台窑乃钧窑烧造中心,古属钧州,今位于河南省禹县,上自北宋末年,下至明或更晚。河南有诸多窑口产烧钧瓷,宝丰清凉寺汝窑也在其列。较之宋代其他名窑,钧窑器胎土精实,其形制素简、挂釉稠厚均有赖于此。烧造期间,釉中水分由素坯孔隙吸收,烧成后釉衣更显盈实。

钧瓷所拥蓝釉紫斑,实机缘偶得,其幻彩层次丰富,远非施釉迭加可及。天蓝地非颜料所致,乃视觉使然;釉层烧成玻璃微粒,散射蓝光,恰似青空之色。蓝地乾后,上施色料,入窑以还原气氛烧就,色料含铜,可发紫红,以笔泼绘,故成斑斓。铜料二次氧化而成绿影,见例极罕,然本盌内外均呈此状,淡紫光晕笼罩绿斑,瑰艳绮丽。

钧窑因蓝釉紫斑参差多态,且发色浑然天成,是故每器皆举世无双,虽无从掌控预知,却平添求索乐趣,尤宋时名士对其青睐有加。北宋一朝,政治、社会、经济剧变,举国上下思潮涌动,意识形态与审美倾向颠覆以往,以简雅、谦和、天然为上,与此前历代治下情状大相径庭。此盌娇小,或为酒盏,乃弃珍材、废繁奢、破窠臼,专泥幻化而成,不究工緻对称,但取瞬霎抽象,别具一格;人遇之,无不欲凝神细看,品其隽永,叹其或然,造化之缤纷尽收于此。

紫斑疏落之钧窑盌为数不少,然釉色浓厚如此器者不可多得。罕例有二,内壁浓紫馥郁,外壁紫斑分明。

其一,仇火之旧藏,初售于伦敦苏富比1980年12月16日,编号264,入赵从衍雅蓄,再售于香港苏富比1987年5月19日,编号209,后经静观堂于纽约佳士得1998年9月16日释出,编号359(图);

其二,传乃 Alfred Schoenlicht 旧藏,曾展于东方陶瓷学会《China Without Dragons: Rare Pieces from Oriental Ceramic Society Members》,伦敦,2016年,编号72,先后售于伦敦苏富比2006年11月8日,编号55,及香港苏富比2018年4月3日,编号3605(图)。

参考一相类盌,北京故宫博物院蓄,紫斑略疏,蓝釉较浅,图见《钧瓷雅集:故宫博物院珍藏及出土钧窑瓷器荟萃》,故宫博物院,北京,2013年,图版36。另一盌稍小,仍贮故宫博物院,蓝釉上紫斑亦略少,刊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两宋瓷器(上)》,香港,1996年,图版222。紫斑稀疏之钧窑盌可比较数器,鲍氏典藏例,录于 John Ayers,《The Baur Collection Geneva: Chinese Ceramics》,日内瓦,1968-74年,卷1,编号A 31及A 32。Eumorfopoulos 旧藏一例,现存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载于柯玫瑰,《Song Dynasty Ceramics》,伦敦,2004年,图版26前方。大维德爵士宝蓄也可资出对,现贮大英博物馆,详见毕宗陶,《Song Ceramics: Objects of Admiration》,伦敦,2003年,图版20。

此盌来源显赫,曾由名家递藏,经手者仇火之(1910-1980年,图)、坂本五郎(1923-2016年,图三左)叱吒上世纪中国艺术品界,二人于七十年代留此合影。论影响中国艺术品市场,仇火之厥功至伟。仇先生既为藏家,也是古董商,早年工作于沪、港两地,后迁至瑞士定居。仇先生兼具渊识、慧眼,且精益求精,府上常有藏家名士往来,大维德爵士、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安宅英一、胡惠春、芭芭拉.赫顿等皆是其座上宾,颇受指点;私人收藏如玫茵堂,聚宝集珍,仇先生亦功不可没。

坂本五郎乃古董名商,经营亚洲艺术品近七十载。其个人珍藏包罗万象,涵盖漆器、瓷器、石雕、青铜造像等,数年间,香港苏富比以系列专场呈现,市场反应如沸,可见凡来源有经坂本先生递藏者,必炙手可热。克拉克旧藏定窑划花八棱大盌曾入先生宝蓄,后以宋瓷拍卖第三高价释出(仅次于汝官窑二器,分别在2012年、2017年售于香港苏富比)。

「北宋一朝,书画气象万千,陶瓷天下无双。能工巧匠获文人士大夫解囊扶持,依其品味,造瓷器美物,供其收藏、鑑赏乃至日用。」

若牟复礼之灼见可管窥北宋文化巅峰,此钧窑盌,凭其绝世辉华及名家传承,则可展现一场审美复苏──崇尚谦恭与自然,彼时虽属先锋,然流传至今,岂非历久弥芳?

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