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茗钧堂的院子,只见翠竹摇曳,桐花、槐花绽放,微风吹过,清香扑鼻,沁人心脾。记者情不自禁地深吸一口气,好香、好甜。

  白胜利从院子西边的作坊里出来迎客。他身着工作衣,左手拿壶,右手拿刀,笑容真诚,寒暄朴实。因为熟,不拘小节,他说手里这把壶刚修一半,等修完再喝茶。

  白胜利的工作台前摆满了修好的和待修的素坯壶,排列整齐,美观素雅。他的手边放着10多种自制的修壶工具,井然有序。调整好座位,白胜利开始修壶。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在他拿起壶的那一刻,便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目不转睛,心无旁骛。壶嘴、壶把、壶口,一把素壶在他的手里灵巧地翻转。轻柔的刮擦,了无痕迹的修补,令人叹为观止。

  “你一天能做几把壶?”

  “快的时候10多把,慢的时候六七把。不确定,主要看素坯的成型情况。”

  “你每天都坐在这里做壶、烧窑,不烦吗?”

c81c2c1735e85756d00312cad98c86cf.jpg

  《方壶》 白胜利 作

  “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干好,要想干好就要耐得住寂寞,吃比别人多的苦。”

  记者一边与白胜利聊着,一边看他做壶,不禁思绪万千。历史和文化造就了壶的神奇与气度。一把泥,经过钧瓷艺人之手精雕细琢,再经过窑火凝珍,便幻化成五彩斑斓、浑然天成的钧瓷壶。于是,泥土便有了生命,钧瓷壶便有了灵性。进而,茶因壶而有了精彩,壶因茶而有了神韵与灵魂。

  坐在茶台前,白胜利熟练地洗杯、泡茶。茶台上摆放的茶壶、茶杯、茶洗、茶盘、茶垫、水钵等都是他做的,古朴雅致,美观舒适。

  茶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白胜利说,古人讲究饮茶之道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非常注重茶具本身的艺术。一套精致的茶具配合色、香、味三绝的茶,可谓相得益彰。近年来,随着饮茶之风兴起,人们对茶具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每一把茶壶都要用心去做,把自己的技艺与文化底蕴融进作品才能赋予作品生命,体现其艺术价值。

  白胜利19岁进入孔家钧窑当学徒,吃苦耐劳,虚心好学,一干就是近20年。在孔相卿大师的悉心教导下,他熟练地掌握了制作钧瓷壶的各种技艺。2011年春,白胜利创建茗钧堂伊始,就给自己定下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做钧瓷壶。“神垕烧制钧瓷的高手如林,但其技艺各有千秋,一个人不可能在配釉、成型、烧窑等方面都是顶尖高手。古人云,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当时我就想静下心来,只做钧瓷壶。今生能把钧瓷壶做好就知足了。”

白胜利--茗钧堂

  虽不懂茶道,也对茶一窍不通,记者却偏偏对喝茶情有独钟。喝一口白胜利递过来的浓浓的普洱茶,入口虽苦,回味却甘甜。其实,喝茶不仅仅是为了止渴,更多的是为了品。品茶如同品女人。茶如女人,女人如茶,色、香、味俱全,不同的茶有不同的味道;喝茶,喝的是一份优雅与恬静,喝的是一份意境,并不是单单以喝为目的,而是一种惬意与心情。在品茗之余把壶握盏,欣赏眼前精美的钧瓷茶具,却也乐得清闲优哉!

  “一把钧瓷壶的釉色、造型固然重要,但那只是外表,最重要的是好用、舒适、美观,处理好细节。鲁迅说的功夫和感觉就是饮茶的学问、饮茶的艺术。中国茶艺是学问与艺术的结合。换句话说,就是要求做到茶、水、器、环境、技艺、心灵完美统一。这里的器就是茶具,没有好茶具,就谈不上茶艺。”白胜利边说边倒茶,壶嘴吐水时顺畅,不拖泥带水;收水时滴水不漏,干净利索。把壶身倒成直角,壶盖也不会从壶身脱落,令人叹为观止。

夙惠壶--白胜利制钧瓷壶

夙惠壶--白胜利制钧瓷壶

  “钧瓷壶是有生命力的,还知道感恩与回报。只有尊重它、呵护它,用心去做,它才会给你带来丰厚的回报。”白胜利说。

  的确,经过5年的积淀,不善言谈、甘于寂寞的白胜利一心只做钧瓷壶。他虚心学习,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不知不觉已声名远播。他的钧瓷壶因造型典雅、釉色古朴、工艺精湛、把玩舒适受到收藏家青睐,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可,畅销北京、天津、青岛、杭州、郑州等地。尤其是近两年,在钧瓷销售市场比较低迷的情况下,他的钧瓷壶十分畅销。

  春日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茶台上,万籁无声,令人十分惬意。水沸了,白胜利将水冲入壶中,茶叶在茶壶中翻滚摇曳、沉浮起落、漫卷漫舒,直到沉淀,然后芬芳妖娆。

  水本无味,茶有苦涩,但壶不介意,气定神闲地将那甘甜与苦涩一股脑儿纳入腹中。而后,在小巧的壶嘴里潺潺倾泻出的,竟是满盏的清新与素雅的香甜。

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