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由一色变为万彩,离不开窑火的洗礼。钧瓷烧制技艺在千百年的传承中不断完善,时至今日,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备的烧制流程。一代又一代钧瓷人以瓷为生,创造出属于自然也属于自己的釉色之美。“入窑一色,出窑万彩。”这句在钧瓷界广为流传的话,准确描述了钧瓷的窑变特色。

1.jpg
张文建近影

瓷是泥与火的艺术,钧瓷也不例外。烧制钧瓷的火,自宋代以来不断发生变化。如今,既有煤烧钧瓷,又有柴烧钧瓷,也有气烧钧瓷。它们各具特色,釉彩纷呈。在钧瓷界,博古堂张文建大师的柴烧钧瓷可谓一绝。(张文建:坚守对柴烧钧瓷的艺术追求)

夹板炉.jpg
夹板炉 | 张文建钧瓷作品

柴烧钧瓷历史极为悠久,最早可追溯到钧瓷兴盛的宋代。虽然柴烧工艺难度大、成品率低,但是柴烧钧瓷质朴、浑厚、古拙的美感,让钧瓷人着迷。“我这里是一个小窑口,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烧制钧瓷。建窑伊始,我就决定选用柴烧工艺。”张文建说。

吉祥尊.jpg
吉祥尊 | 张文建钧瓷作品

“烧制钧瓷难在哪里?一直以来,我认为难在烧成。烧制钧瓷是综合性的积累,既是技艺的积累,又是匠心的积累。”一直以来,张文建对烧制钧瓷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想要烧出好的钧瓷作品,就要认真对待每一道工序,对待自己的作品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呵护、一丝不苟;在烧窑时来不得半点儿马虎,不能吝啬木柴,更不能偷工减料。”张文建说。

煮酒论英雄.jpg
挂盘(煮酒论英雄) | 张文建钧瓷作品

看过张文建窑口的人会发现,张文建的窑炉看起来并不“高大上”,甚至有一些凌乱。但这正是张文建烧窑的诀窍之一。“我很少在烧制钧瓷后立刻清扫窑炉,否则会破坏窑内的烧制氛围,甚至导致下一窑前功尽弃。”张文建说,烧制钧瓷,既靠科学,又靠经验。一个钧瓷艺人的操作水平,有时候直接关系烧制的成败。

秋叶瓶.jpg
秋叶瓶 | 张文建钧瓷作品

“烧窑是有很多讲究的,比如添火的时间,不能完全按照经验决定。平常一个小时添一次火,根据火的情况,有可能半个小时就要添一次火。如果添晚了,温度达不到,可能这一窑钧瓷就全毁了。”张文建说,每次窑炉点火后,他都会从头盯到尾,实在困得不行才去眯一会儿。虽然很累,但他把这种经历当作一种享受。正是这样的坚持,让张文建的作品古朴端庄、线条流畅、工艺考究、釉彩肥润、窑变自然、色泽华美,完美地诠释了钧瓷的神韵。(张文建:坚守对柴烧钧瓷的艺术追求)

挂盘(袈裟文).jpg
挂盘(袈裟文) | 张文建钧瓷作品

除了烧火外,张文建装窑也有讲究。“不同的装窑位置,会影响窑内火的走势,也会影响不同位置的温度。别人装窑可能需要3个小时,我装窑需要一天,因为我会充分考虑不同的摆放位置对烧制的影响。”张文建说,钧瓷器型的大小、间隙的大小,都要充分考虑,有时候不一定把窑装得满满当当才能得到更多的好作品。

象鼻瓶.jpg
象鼻瓶 | 张文建钧瓷作品

“想要烧好钧瓷,就一定要了解窑的特性。在我看来,每个窑都是有生命的,不同的窑有不同的脾性,只有抓住窑的特点、顺应窑的脾性,才能烧出好作品。”张文建说,钧瓷的特点是胎质敦实、造型端庄、釉厚为本、窑变为神、开片为奇、釉画为绝。柴烧钧瓷突破了单色釉的格调,釉色光亮浑厚、温润柔和、细腻别致。其窑变红紫相映、五色渗透、寓意丰富,代表了钧瓷的较高水平。

朱雀瓶.jpg
朱雀瓶 | 张文建钧瓷作品

烧制钧瓷要有自己的艺术追求,也要有自己的坚守。坚守对柴烧钧瓷的艺术追求,尊重钧瓷、尊重窑炉、尊重自然规律,是工匠精神的体现,也是对钧瓷艺术最纯粹的追求。张文建以木柴为画笔,绘制着钧瓷最纯粹的色彩之美。

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