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春明教授
单春明教授

单春明,1956年出生在上海,从小热爱绘画,具有很高的艺术天分。1971年,刚刚15岁的那年,就被部队以特招的形式录取为了文艺兵。1977年底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82年毕业留校任教,这期间他拜在李苦禅大师的门下,苦功花鸟写意多年,艺术上颇有成就,1986年取得副教授职称。之后他为了追求艺术的更高境界,自费到法国研习西方油画,并同时对西方的雕塑艺术倍感兴趣。2000年后回国,兼任四川美院、广州美院、西安美院、南京美院的客座教授。并先后在宜兴、景德镇及郑州等地建有自己的工作室。2013年的春节刚过,他便风尘仆仆的来到了他魂牵梦绕的神垕。

单春明作品
单春明作品

在他儿时的记忆里,他知道中国有钧瓷,但却不知道钧瓷在哪里?钧瓷有多美?
2000年从法国回国后,他对宜兴的紫砂壶和景德镇的瓷绘画倍感兴趣,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真的很想玩玩民族的东西。

他是个非常率真、说干就干的人。2002年他在宜兴建起了属于他自己的“一方地紫砂工作室”,设计出了许多非常精到的紫砂壶器型,市场一路走好,令当地的艺术家们刮目相看;2005年,他又在景德镇建了一个“莲子莲工作室”,在这里又将他的绘画艺术在瓷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同时他还研究并开发了宋代流传至今的影青瓷。当地人说它是“百事通”。

正是他在宜兴和景德镇的这些经历,使他有机会在当地了解到了仿钧。可能他的能量太大了,只要是艺术,都能激发他全身所有细胞的能量。好家伙,仿钧都这么好,我何不到钧瓷的老家去看看?

就这样,2013年的春节刚过,他便风尘仆仆的来到了他魂牵梦绕的神垕。

单春明作品
单春明作品

钧瓷,就是这样的神奇;神垕,也就是这样的迷人。一个艺术家就这样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宜兴、放弃了景德镇,全然不顾一切地投入到了神垕的怀抱。用他自己的话说,在神垕我找到了艺术的根、瓷器的源。

孤独的他,像一只北方的狼,漫步在神垕的旷野上。他以艺术敏感的嗅觉在寻找属于他的王国、他的家园。他需要安静,他需要思考,究竟哪个窑口是最能让他化泥土为神奇的地方呢?最终他找到了王占岭,这是一个不足四十岁的小伙子,他以烧卢钧釉擅长。那如青铜器般的绿绣红斑的釉色深深地吸引住了单春明。两人没有更多的表白,也没有谈更多的条件,他们就像一见如故的恋人,钧瓷把他们拴在了一起。

单春明作品:《铺耳尊》
单春明作品:《铺耳尊》

短短的半年多时间,单春明的创作灵感可以说发挥到了极致,据不完全统计,经他手完成的钧瓷新型达九十多件,而且这期间他还为中石化等单位和个人创作出了几百余幅经典画作,这是一个什么速度,简直令人惊叹。但他自己却不以为然。因为他还时不时地陪朋友喝喝茶、聊聊天,偶尔还和几个好哥们到歌厅一展他那高亢嘹亮的歌喉。大概他和其他艺术家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没有把自己刻意地当做艺术家。

他没有把自己当做艺术家,并不等于人们没有把他当做艺术家。

单春明作品
单春明作品

2013年春季国家文联举办的“两岸书画名家展”中,单春明在受邀的名单之中,在参赛的书画名人中,不仅有范曾、刘大为、何家英、王西京、王子武等当代一线的大腕参与,还有已逝的画家齐白石、程十发等等的作品参选。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名气不大的单春明提交的那幅作品,却在大展中出人意料地评上了一等奖。要知道,在参选的一百多人的作品中,一等奖仅有三位,但名人却有那么多。无怪乎郑州有一位独具慧眼的企业家在繁华的郑汴路专门为他量身打造了一个艺术馆----“春明艺术馆”。

2013年禹州举办的第八届钧瓷文化节期间,他所送交的十件钧瓷作品,有六件被评为金奖、四件评为银奖。用评委刘建军大师的话讲:“单老师创作的作品独树一帜,既有学院派的精髓,又具实力派的展现,太完美了”!

当下社会追求名人的效应,但是名人不一定能出名作。如果既是名人,又是名作的话,他的作品当然会被这个社会所追逐。单春明的人和作品就是这样。

单春明作品
单春明作品

我第一次慕名去采访单春明时,可以说他的作品和人格一下子把我震撼了。和他画画的风格一样,他最讲究的是线条,看他设计的作品的确是美的享受。其中一件作品叫“地坛洗”,该作品折沿,短颈,下斜面双抽角,平底,施满釉,造型干练流畅,视觉效果棒极了;不过在单春明说来,这件作品只是还比较满意,还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的确,他就是这样一个对艺术严而苛刻的人。

单春明作品
单春明作品

摆在展厅中间的是那件“金玉满堂”作品,不仅寓意美好,而且端庄大气,张扬的造型,收放自如,周围的一圈乳丁,中心下凹,非常有力道,加上那雄浑苍茫的卢钧釉色,可以说是完美无瑕,无怪乎,他所烧出的第一件“金玉满堂”作品就被平顶山的一个老板盯上了,最后以六万元的高价把它买走。

最近,他又设计出的“葡萄庄园的女人”、“山妹”、“贵妇人”等人物形象系列,曲线优美,清新靓丽,阿娜多姿,气质高雅,完全赋予了瓷的灵魂和精神。用单春明的话说:“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陶瓷语言”。我想单春明的这句话用在钧瓷身上可以说是再好不过了。

钧瓷需要发声,钧瓷需要向全世界发声

它那大象无形的神韵

它那大爱无言的质表

它那天人合一的宝光

它那鬼斧神工的魂魄

难道不应该在艺术的天空呐喊么!?

“我在神垕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我在钧瓷身上找到了我生命的灵感”,这是我们在谈话中单春明讲的最多的一句话。

单春明作品
单春明作品

在谈到以后的打算时,单春明讲:“要突破钧瓷的瓶颈,就必须要在设计上下功夫。中国是个陶瓷的大国,设计必须要站在时代的前沿,我们一定要了解现在人们的审美观,不仅要了解中国人的,而且还要了解外国人的,要知道他们需要什么,追求什么,这样中国的瓷器才能真正地走向世界。下一步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我可能要组建一个专门的陶瓷设计公司,把我的一些设计理念和设计精神贯穿其中,服务与更多的陶瓷艺人,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们来感受我们民族的陶瓷魅力。
当年曾有人说:是韩美林成就了钧瓷",但我更要说:“也是钧瓷成就了韩美林".因为直到今天,韩美林没有忘记神垕,没有忘记钧瓷,钧瓷仍然在韩美林的精神世界里闪闪发光。
同时我还要说:“钧瓷也一定会成就单春明”,因为单春明早已把对钧瓷的爱化作了艺术家的行动,所以他一定会在钧瓷的世界里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
我们期待,有更多更好的单春明作品问世;
我们更期待在精彩纷呈的钧瓷世界里,完美地呈现出我们盼望已久的“单氏风格”!

单春明教授工作照
单春明教授工作照

来源: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