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殷振志在《今日禹州》对柴烧钧瓷的鉴赏提出自己的观点:传世宋钧的美学境界深不见底,高难逾越。这除了宋代特定的文化背景外,更得益于它独特的烧制工艺--柴烧。

宋代特定的文化背景不可再现,那是一个生活非常雅致的时代,具有一个审美倾向下共同的社会文化主导,而柴烧钧瓷工艺自金元时代断烧以来能否再现,柴烧钧瓷能否复活当年宋钧的神韵?这是一个悬而未决并亟需破解的谜团,因为它牵涉到钧瓷身世的一些大是大非。

先看柴烧钧瓷的复烧历程

位于禹州城内八卦洞附近的“双乳状火膛窑”,是1974年考古发现的钧官窑遗址。经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测试,断定为北宋所筑,并在1988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禹州市唯一的国家级文物遗址,也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双乳状火膛窑炉。

钧瓷双乳状火膛窑炉-名窑钧瓷网

双乳状火膛窑炉

在依地下筑的土窑里,在没有极高的科技条件或耐火材料下,靠木柴燃料能够达到1300℃的高温吗?没有足够的温度,能育化出五光十色的窑变吗?达到了1300℃的高温,土筑的窑壁能耐得住高温的熔化而不坍塌吗?这些非常逻辑的推论,使中外陶瓷界的一些专家学者曾断言:中国在宋代不可能烧制出这样独特的瓷器,博物馆中的传世宋钧只是一个传说,他的最早烧制时间应该是金元时期。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著名陶瓷专家金格里在考察了这座古窑址后,虽然承认宋钧官窑能够烧制钧瓷的事实,但他仍将其界定在理论层面。汝州一位颇具影响的汝瓷专家,则认为这样的窑炉至多是烧瓦用的,因为黄土的耐火度在1050℃以下,烧瓷几乎是不可能的。

看来,双乳状窑炉是按少女的躯体而建,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金火圣母”举身投火以血孕化只是增添了窑变得神秘,地下的考古发掘和理论研究只是确定结论的一个佐证。要完全消除人们的质疑,必须现身说法,靠事实验证。这是一个绕不开的难题,也是一个充满冒险、极富刺激的挑战。像是心有灵犀,英雄相惜。2004-2005年一段时间内,星航钧窑、钧瓷研究所、晋家钧窑的钧艺家们先后开始了柴烧钧瓷工艺的复古之旅,这是注定要载入史册的创举。

星航钧窑仿建的双乳状火膛窑炉-名窑钧瓷网

星航钧窑仿建的双乳状火膛窑炉

依然是依地下筑,依然是没有耐火材料的保护,依然是硬木柴。为了真实还原古老的烧制,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在离古窑址150米的方位,选择和原窑址相同的土质土层,完全按1:1的比例复制建造了双乳状火膛窑炉。在试烧过程中,前两次实验真就出现了窑壁耐不了高温的熔化,经过再次修改方案,第三次实验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燃尽了4吨坑木,窑内温度最终达到了理想的升温曲线,那是古老的陌生到渐亲渐近的适应,是超强劳作和煎熬式的等待,是仿佛置身远古的恍惚和不计成本、烧制成功率极低的付出。

柴烧钧瓷的鉴赏

少女的躯体是美丽的,双乳状的窑炉演绎了这样的神奇,当两个窑炉装满了柴禾之火,主火膛的木柴被碳化,主炉的温度在升高,副炉的炭烧跟进了,这种分级燃烧、渐次推升、最后又同时加柴、共同助温的方法,真就验证了古老的技艺。而且,不同于后来的煤烧气烧,由于木柴的质地规定性,使柴的燃烧呈现出火焰极为柔和绵长的特性,使烧出的钧瓷非常具有宋钧的特征:如绸绫般的细柔,如玉石般的温润,折射着极地神光的魂魄和雅致,流露着江南水韵的明丽和妩媚。
 

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