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同治六年神垕任志修在自己编写的《瓷器构造技术备要》一书“序言”中陈述:“古钧瓷明末失传,清初仅有黑、白、红、黄四色。为了使想兴旺此业的人掌握技术才写此书。”这是“新钧瓷”出场的一篇“檄文”。清代光绪年间禹州知州曹广权在恢复钧瓷生产时将所烧器物统称“新钧瓷”,从此沿用于世。新钧瓷诞生时期当在1898年至1949年期间。清朝光绪年间,民族工商业者在清王朝提出“振兴实业”的口号引导下迅速崛起。与此同时,陶瓷手工业也顺应潮流,创办了一些新式瓷厂和公司。外国富商大贾的到来,促进了中国古玩市场的繁荣。各大名窑掀起了一股仿古之风,为现代新钧瓷的诞生与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禹县志》记述,神垕卢天福率先试验成功了仿古钧瓷(指青瓷),拉开了新钧瓷生产的序幕。《钧窑考证》记述,新钧瓷还参加了全国第三次铁路展览会。民国《禹县志》中多处提到“新钧瓷”这个概念,“新”自然是为了区别于“旧”,“新”代表着发展,“新”代表着近代与现代。“曹广权当时提出的“新钧瓷”只是一个时间概念上的表述。是以卢天福开始烧钧瓷为界,与过去画一个时间上的界限。卢天福从田里挖得几个残片,并不能知其全部,没有完整的器物标本让卢天福比葫芦画瓢。他只能是依据釉色,发挥自已的想象力和创造性,烧制出一系列新的造型。这就是一种创新。

民国《新安县志》记述,民国初年新安县武定方、蒋文焕、何国东、邱东祥建细瓷窑(新钧瓷)四座。首次提出钧瓷“窑变”,云:“什器颜色任火力为变迁,制作者未能把握也。”

钧瓷出现在美国博物馆是在光绪二十六年,是八国联军入北京时掠去的。陈设钧瓷出现在美国收藏市场是民国初年,当时图谋复辟的清廷两位旧臣将其钧瓷抵押到盐业银行,以后无钱赎回,经古董商谋划倒卖给美国。“新钧瓷”由此走上了西洋人的博览会展台。民国《禹县志》卷二十六《资殖传》记述:“新钧瓷遂名于泰西赛会,亦估善价。”民国《禹县志》物产志记述:“钧瓷久为世珍,惟神垕粗器接轸四出,后有新钧瓷者兴,亦遽见宝重赛会,品题名驰泰西。”民国荆子久在《钧窑考证》一书中记述“观于第三次铁路展览会中,足知现在新钧瓷尚有此色(黝色)”。

“新钧瓷”的釉色仅指铜红釉的深、浅、浓、淡的窑变效果。因为铜红釉的运用,才使钧瓷从一千多年的青瓷家族中脱颖而出。没有铜红釉的出现,就没有古钧瓷的受庞,也就没有“新钧瓷”的诞生。“新钧瓷”以红紫釉色取胜,或是在铜红釉基础上发展、创新、幻变和派生出的各种窑变釉色受青睐。

1997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陶瓷史》一书,在谈及钧窑特征时这样记述:“钧窑创用铜的氧化物作为着色剂,在还原气氛下烧制成功铜红釉,为我国陶瓷工艺、陶瓷美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对后来的陶瓷业有着深刻的影响,使陶瓷装饰的百花园中,又陆续开放了不少瑰丽的鲜花。”由冯先铭先生编著,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陶瓷》一书,在陈述河南钧窑时云:“钧窑瓷器由于釉中含有微量的氧化铜,创造性烧出了铜红釉,钧窑由此进入了宋代名窑的行列。”从以上众书之述,钧瓷珍贵在紫色,钧瓷价昂在紫色。红、紫是钧瓷优于它瓷之根本。“新钧瓷”除了时间之表述外,是对紫釉色的又一表述。

从新钧瓷的原产地来看,没有“新钧瓷”就没有今日的“钧都”神垕之桂冠。清同治朝《禹州志·山川志》记述:“州西南六十里,乱山中有镇神垕,有土焉,可陶磁。”明万历朝黄一撰写的《事物绀珠》一书记述:“均窑器,器大,稍具诸色,光彩太露。”民国《禹县志》“陶属神垕瓷及他处陶器”一文中记述:“神垕皆觕器也,而为民生饮食日用所不能离,其质料皆土产,工匠皆家户,学之极易,作之极速,价值至廉。”民国《禹县志》物产志记述:“钧瓷久为世珍。”

1949年,许昌专署派任坚回神垕办起了人民工厂,从此,带动了新中国新钧瓷生产合作社联营,并向规模化进展。

1955年,时任禹县县委副书记的刁文接上级政府指示,并签发文件同意选派卢光东同志去北京开会,正式启动了现代国营厂“新钧瓷”生产。

“新钧瓷”的造型实践,使钧瓷形制进入了全新的境界。从现代所见到的丰富实物所载:计有长颈瓶、帽筒双耳瓶、敞口观音瓶、罐形观音瓶、弦纹长颈观音瓶、粗颈瓶、梅瓶、直口梅瓶、将军瓶、倭口梅瓶、长颈橄榄瓶、粗颈胆瓶、虎头瓶、荷口虎头瓶、盘口虎头瓶、碗口长颈虎头瓶,渣斗、加板炉、葫芦瓶、水盂、笔洗、高脚荷叶果盘、平底荷叶盘、桃壶等几十种造型。全部都来自新。没有一种是与元瓷相雷同的。新中国国三个“官窑”对梅瓶、观音瓶、虎头瓶、胆瓶、炉、盘、洗等通过艺术修饰规范,使之成为“新钧瓷”之代表作。除此以外,民营企业的造型更是推新出新、千姿百态。从釉色上比较,新钧瓷之天蓝更为莹润细腻,几乎没有天青色,只有天蓝色的深浅淡浓之分。1949年以前红紫色极少,又多为黝紫色。共和国以后,红、紫成了新钧瓷之灵魂。“新钧瓷”万紫千红的争妍斗艳,才能使钧瓷的发展到一个新境界。新钧瓷的鼎盛时期应是1958-1985年。

1958年,中共中央在河南省委召开会议,毛泽东主席接见了时任禹县县委第一书记的刁文,刁文很受鼓舞,回禹县后重视了“新钧瓷”的生产与发展。

1993年年底,禹州市钧瓷研究所副所长阎夫立、任星航用液化烧制新钧瓷的成功,像突来的暴风雨,席卷了神垕的大小“新钧瓷”生产厂家,引发了现代钧瓷史上的一场工艺技术革命。

2003年以后钧都各个生产厂家根据自己的艺术实践,提出了现代钧瓷艺术理念,促使现代钧瓷向多元化发展。同时,开始了“新钧瓷”的理论研究与探索。此时,“新钧瓷”生产厂家各扬其长,开辟着各自的路径,高雅的、传统的、民俗的、艺术的相互辉映,使现代钧更加灿烂辉煌。这是社会的真实、生产的真实、市场的真实,也是现代钧瓷发展的必然。现代“新钧瓷”是在传统钧瓷技艺基础上的升华。钧瓷由此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并且走上国际艺术陶瓷平台和作为国家重要外事活动的礼品。

“新钧瓷”代表着动态,永远推陈出新,永不停的发展进步;承载着百余年的时间和空间,在这个过程中的艺人、窑炉、器物、市场、藏家。红与紫应是”新钧瓷“的特质。这种珍稀之紫釉色,现今已经得到普及与发展,但纯正无杂的葡萄紫、玫瑰紫仍然是难以攀越的高峰。“新钧瓷”生产地代表应是禹州市神垕镇,燃料不拘一种,窑炉不拘一式。新钧瓷创造了现代钧瓷的辉煌。“新钧瓷”是从清末开始,神垕人用铜釉为着色剂,在还原气氛中烧制出来的红、紫色窑变工艺陈设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