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起源:禹州陶瓷生产历史悠久,早在仰韶文化时期,就有相当成熟的彩陶制作工艺。唐代中期,禹州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陶瓷生产基地之一,境内的芽庄窑、神垕窑、以及钧台窑生产的各种色釉瓷器,天真烂漫、富有情趣,其中有一种黑釉带乳白色或白色中,呈现蓝白流纹、斑块的花瓷,世人称为“唐钧”因为夏启开国大典的钧台之地烧造,而得名钧瓷。

钧瓷鼎盛时期:北宋时期,禹州已经成为北方重要的制瓷业中心,境内瓷窑遍布城乡,所生产的瓷器型制繁多,工艺精湛端庄古朴、浑厚大气,胎实釉活,精美绝伦,宋徽宗把钧瓷钦定为御用品种,并设官窑烧制,每年精选珍品入宫,其余全部砸碎深埋,民间不得使用,因此,钧瓷传世珍品极少,就有了“黄金有价钧无价”“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之说。钧窑被后世誉为钧、汝、官、哥、定五大名窑之一,迎来了钧瓷历史上的鼎盛时期,嗣后,经过各个历史时期的不断创新发展,时至今日,禹州钧瓷誉满全球。

钧瓷烧制:钧瓷烧制工艺复杂,从选料到烧成,自古就有“七十二道工序”之说,无论哪道工序稍有不慎更前功尽弃,加之烧制极其复杂严格,这是钧瓷珍品率极低的重要原因,因此,钧瓷烧造“十窑九不成”禹州市西部山区,盛产瓷土、釉料通过测试,除常规数据外,还含有40多种微量元素,煤炭和木材天然的制瓷燃料储备量丰富,再加上疑河水的浸润和滋养,这是钧瓷在这里发生、发展,延续千余年而不衰的得天独厚的先决条件,钧瓷的成型技术早在唐代都已经相当成熟,釉则用多种原料配制,并对一件器物多次施釉,采用点、抹、涂、洒的技法,釉斑洒脱,变化万千。到了宋代,钧瓷工艺日臻完善,特别是铜红釉的成功运用,使钧瓷烧造工艺实现重大突破,在我国钧瓷发展史上是一项重大贡献。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钧瓷烧制工艺又有新的发展,燃料从柴、煤到液化气、天然气烧制,新设备、新技术、新工艺层出不穷,新造型、新装饰、新品种创新不断,钧瓷的成品率、珍品率明显提高。

     

    ;钧瓷的窑变:钧瓷的窑变是指,在烧制过程中所产生的不能人为控制的,釉面色彩、色斑、纹路、釉画、肌理等特殊艺术效果,它的形成与钧窑独特的本土原料,配釉、施釉、烧成等工艺又密切的关系,特别是最先引入氧化铜的氧化物,作为主要呈色元素巧妙筛选配比,精细加工,分层施釉,加上多次氧化还原、高温、急冷却等复杂的烧造,使钧瓷釉面产生了神奇的窑变现象,钧瓷窑变现象具体表现在五彩斑斓的色彩,如脂似玉的质地,自然玄妙的纹路、色斑、色线、或聚或散,或急或缓,最为神奇的是釉画;意象丰富,鬼斧神工,神妙无比,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增强了艺术的感染力,使钧瓷升华到具有纯粹审美价值的艺术品高度,“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窑变,打破了中国唐代以来高温瓷单一釉色格局,开启了陶瓷史上彩釉的先河,瑰丽、丰富、神奇、灵动的美,形成了博大精深的钧瓷文化。

    鉴赏:钧瓷艺术体现出传统华夏美学思想,以儒家文化为基础兼老庄、禅学等审美意识,“突出天人合一”、“道法自然”,重视集体情感志趣,但又不失个性与灵性,创作主题中庸和谐,造型端庄、稳健,表现形式多样,钧瓷之美表现在造型、釉色、质地、纹路、意境、音质等方面,钧瓷造型严谨稳健,或自由大气,或清新高雅,或端庄古朴,浑厚大气,或形象或具象,风格多元,各具形态,钧瓷的自然窑变,青如蓝天,红如海棠、胭脂、鸡血、玫瑰、朱砂、火焰,紫如茄皮、葡萄、丁香,绿如葱翠、鹦哥等丰富的色彩变化,把陶瓷釉装饰美学价值推向极致,其窑变,千变万化,形成了一副副神奇的图画,意象丰富,回味无穷。

     

来源: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