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和土,地球上最普通的两种物质,饱含矿物晶体的石头化身粉末与水调和,采天然木柴,历劲火焙烧,金木水火土,这是中国人对物质世界的本质划分,当五行在某一种物体中共同出现,中国人相信,那就是一种完美的造化,它就是举世无双的中国瓷器(钧瓷),同样的泥土,在不同的地方,演绎着风格迥异的艺术,唯独相似的是它们民运多舛的坎坷。(卢钧视频记录片-大美河南-家园)

    2003年英国大英博物馆亚洲馆内,来自中国河南禹州的留学生卢鹏飞,意外发现了一个自幼常见的瓷器,那竟是自家生产的卢家钧瓷,“当时我是和老师同学一起去的,当时的感觉是,恨不得告诉全世界”。

    河南禹州神垕镇,一条不足百米的小巷,将人们的思绪,带回了百年之前,卢鹏飞的父亲卢三,居住在这里,守候着一座建于明朝的宅院,这条街曾经是清末时期最著名的钧瓷交易市场,至今依然留有许多晋商在这里开设的分号,位列北宋五大名瓷的钧瓷,在青白二色独霸天下的时候,它的出现,就成了一道亮丽的彩虹,卢三说“钧瓷美,就美在它的窑变,不知道它变什么样的意境。”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不可人为控制的窑变,让每一件钧瓷,都成为世界的唯一,如玲似琴的开片声,历经几十年,依然可以响彻时空,这是一千多年前,古人留下的关于艺术的箴言,北宋的灭亡,是钧瓷的烧制技艺也随之失传,直至清朝晚期光绪年间,卢三的六世祖卢振太,首次将古钧瓷的窑变技艺复原,卢三说“在慈禧太后六十大寿的时候,我们家,作为我们家族送去的贡品,送去了之后,得到了慈禧太后的欣赏,又派我们家人又去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在会上据说还得了金奖。”

    钧瓷由此走向世界,一改外国人对青花的独宠,成为收藏界的新贵,历经了百年沧桑,卢三依然使用着最古老的方式烧制钧瓷,他认为,只有这样,作品才能拥有灵魂,每隔一段时间,卢三都会把大窑内烧出的瓷器,做一次集中整理,但凡稍有残次,他绝不贱卖,全部销毁,卢三说“宁砸器不砸名”。

    目前神垕镇所有烧制钧瓷的家族,窑变技艺都来自卢振太,因此,父子俩很在意卢钧的声誉,一个家族也好,一个百年品牌也好,爱惜羽毛是第一个底线,那次在大英博物馆与自家钧瓷的邂逅,改变了卢鹏飞的人生,卢鹏飞说:“不管对于一个事业来说,还是对我个人的人生来说,其中有一个很大的价值和潜力,值得用一生去做的一个事情”

    现代科学至今还无法控制高温窑变得结果,这使卢三更加相信,钧瓷绝不仅仅只是一种器物,而是充满上苍旨意的天物,卢鹏飞执着的要将钧瓷推向千家万户,并希望能在原有基础上获得更大的创新,土的精魂,水的智慧,木的敦厚,金的高贵,火的炽烈,他们是被天地赋予了灵魂的生命,每一次浴火重生,都是历史的追忆,每一次盛世重逢,都是生命的轮回。

     

来源: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