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垕镇是声名远播的“钧瓷之都”,也被专家称为“唯一活着的古镇”。但在厚重历史与华美钧瓷背后,是这里千百年来难解的缺水之困。

钧瓷之都神垕:“喝”上了丹江水
钧瓷之都神垕:“喝”上了丹江水

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通水运行,干渴的神垕镇“喝”上了丹江水。回首历史,火赋予这里神奇的色彩,今天,水正托举起这片土地新的梦想。

鸟瞰神垕古镇
鸟瞰神垕古镇

曾经家家户户需买水

“神垕是600多年的建制镇,钧瓷始于唐,兴于宋,历史悠久。”11月29日,神垕镇人大主席靳峰伟介绍。

近年来,神垕镇先后获得了“中国钧瓷之都”“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首批“中国特色小镇”“全国文明镇”“全国重点镇”“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等称号,成为魅力独特的一座中原古镇。

神垕镇位于禹州市区西南20公里,全镇总面积49.1平方公里,辖10个居委会、10个行政村。

神垕镇地处深山区,历史上始终为水而困。在20个村(居委会)中,只有两个村地下水比较充裕,其余都是严重缺水的地区。

“这里原来就是家中的水窖。”在杨岭村村民张根转家,她指着院子中的水泥地说。

过去,水窖几乎是神垕镇山区居民家中的“标配”,用于收集雨水。同时,还得从外买水,一车水两立方米,一般得三四十元。许多群众家中还有自备的拉水车。

雨中的神垕古镇
雨中神垕古镇

上世纪80年代,镇里建设了水厂,在水资源较丰富的翟村打井,“东水西调”解决镇区水厂水源问题。到2011年,井水枯竭。后来水厂又使用纸坊水库的水,但也只维持了一年。

不仅群众生活受困于水资源,产业发展也大大受限。神垕镇制瓷业发达,外来务工人员就有两三万人,水资源供需矛盾十分尖锐。

缺水,成为古镇驱不散的阴影。

现在7万人喝上丹江水

2015年1月,远道而来的丹江水终于流进神垕镇。

南水北调禹州
南水北调禹州

丹江水从南水北调总干渠16号口门流出,经禹州市任坡泵站,流向神垕镇。任坡泵站和神垕镇距离17公里,但海拔相差118米,需要通过两次加压才能向神垕镇供水。

神垕镇南水北调水厂2013年12月开工建设,2014年12月建成投用。

已建成的一期工程目前日供水能力1.5万立方米,受水人口7.05万,现已满足18个村(居委会)及部分企业生活和生产用水需求,尚有两个行政村因居住分散,地形复杂及供水压差等原因暂未用上丹江水。

用上丹江水后,张根转家最大的变化,就是不接雨水了,去年水窖也被填上了。

“过去的水没法提,水窖里会生虫,口感肯定不行,水垢也很多。”张根转说。

过去村民夏天也难得洗澡,现在卫生状况大为改善。原来镇上都是旱厕,通了丹江水后,镇上居民终于迎来一场厕所革命——用上了水冲式厕所。

“俺这里吃水就像吃油,小时候被老人教育最多的就是不能浪费水。”翟占同在镇上开饭店,他告诉记者,过去自来水一般是一天放一次,水源短缺让饭店卫生也得不到保证。现在打开水龙头就有水,饭菜品质也得到提升。

未来古镇明天更可期

神垕拥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但过去旅游业受制于水,难以大发展。通水后解除了后顾之忧,神垕镇放开手脚发展旅游,今年投资5.1亿元,建设了公园、老街等旅游项目。

钧瓷之都,神垕旅游
钧瓷之都,神垕旅游

“今年国庆节游客达到37.5万人,过去同期一般只有五六万人。”靳峰伟说。

惠祥瓷业是镇上较大的一家实用瓷器厂。副总经理史英龙告诉记者,过去镇上自来水没保障,生产用水经常需要买,一天要拉三四十立方米。

水的负面影响不止于此。“过去水质不好,杂质多,对瓷器的光洁度也有影响,现在用上丹江水,瓷器品质进一步提升。”史英龙说。水源问题解决后,该厂目前年产瓷器2400万件,全销往欧美等海外市场。

丹江水通水后,过去雨窖收集的雨水被用于绿化。2015年以来,神垕镇投资500万元,绿化荒山600亩。

地下水位也有回升,加上今年秋季雨水较充足,几十年未见的山泉也汩汩涌出。

按照神垕镇的规划,未来人口有望达到12万人(含外来人口),用水量还会增加。而神垕水厂二期建成后,日供水能力将增加到2.8万立方米,为古镇进一步夯实水资源支撑,润泽出更美的画卷,使钧瓷的发展更上一层楼。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