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神垕,才知道神垕的地形多奇妙。绵延起伏的山峦,围绕神垕转了一大圈儿。中间一座乾鸣山,把小镇一分为二,成为两个小盆地。南面是旅游商贸区,北面是农业产粮区。

走进神垕之—— 一座乾鸣山 半部神垕史
走进神垕之—— 一座乾鸣山 半部神垕史

乾鸣山东西长约三公里,西高东低,蜿蜒起伏,名曰为山,实为丘岭。神垕至边沟的一条老马路,从乾鸣山的中部横穿而过,年长月久,形成一个小山口,把乾鸣山分为两段。西段人称“祖始庙山”,东段人称“一零四山。”

远远望去,乾鸣山西段的祖始庙山,宛如一个巨形饭碗,倒扣于神垕中部。祖始庙山,因历史上有祖始庙而得名。乾鸣山东段的一零四山,蜿蜒曲折,像一条巨龙,横卧于神垕盆地中。一零四山,因河南省广播电台一零四台,曾经在此而得名。

乾鸣山不高也不长,却有着特殊的地质构造。西部祖始庙山是白石山,中部暴沙口一带为沙石山,东部一零四山为青石山。一零四山上的青石,经过千万年的风化,怪石嶙峋,千姿百态。有的像人,有的像动物,深受石头爱好者的青睐。

神垕钧瓷窑神庙
神垕钧瓷窑神庙

神垕的山很美,但不算多。有的以形状命名,如凤翅山;有的以传说命名,如大刘山;而乾鸣山的名字,却因一个悲凉的历史故事。

1644年,李自成率领起义军攻破北京城,明朝皇族后裔逃到河南,过此山避难而得平安。1647年,明皇族后裔为躲避满清政权的捕杀,再次过此山得平安。明朝二宗遂命名此山为“乾明山”。乾者,天也。明者,喻明朝也。意为上天保佑明朝后裔平安。乾鸣山是乾明山的谐音,沿用之今。乾鸣山,一个王朝覆灭的见证。

若此传说可信,乾鸣山的名字推算起来,应该在四百年左右。四百年,历史一瞬,而对小镇来说,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据历史文献记载,神垕人在此居住的时间,远比乾鸣山的名字早得多。神垕古镇,发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神垕始祖庙大门遗迹
神垕始祖庙大门遗迹

乾鸣山像一道屏障,档着了北来的寒风。神垕镇区避风向阳,地势平坦,靠近水源,又土地肥沃。神垕的先民们,为神垕人选择了一个多么适宜生活的地方啊。

神垕的制瓷业千年不衰,也许与这块优良的风水宝地有关联吧。神垕镇西高东低,背靠西面的凤阳山,左依乾鸣山,右邻大龙山,东面远眺角子山,驺虞河如玉带,从老街蜿蜒而过。正所谓后有靠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远山遥相呼应,天然朝拱。神垕,乃上佳的“盘龙椅”风水宝地也。

繁华的神垕小镇,为本地的制瓷匠人和外来的商户,提供了展示才能的舞台。也有人说,神垕是一个发外来者的地方。神垕的滚滚财源,送入外商之囊。究其原因,有人一语道破天机:神垕地势自然天成,宏观有余,微观不足。

神垕古镇,钧瓷之都
神垕古镇,钧瓷之都

神垕背靠凤阳山,坐西向东,顺势顺气。但神垕左边依附的乾鸣山,本是主山,宜高宜长,然而它又低又小;神垕右面接壤的大刘山,本是应山,宜低宜短,却比乾鸣山还高还大。为了调节风水匀称,古人在大刘山上建土地庙,有压低此山之意;在乾鸣山上建天爷阁,以此来抬高主山。在主观意识上,达到完美。

这些美丽的传说,带有传奇色彩,听听而已,不足信也。因为这不是历史文献记载,也没有科学依据。但是,因历史传说遗留下来的历史古迹,却是神垕人的精神财富。祖始庙山上原有天爷阁,早年毁于自然灾害。现在的天爷阁,又叫云霄宝殿,是近年来在原来天爷阁的旧址上重建的。大殿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香火旺盛,游人如织。站在天爷阁俯视神垕镇区,恰好成为一个奇妙的视角,仿佛自己置身于云霄之上。

神垕始祖山天爷阁
神垕始祖山天爷阁

祖始庙山,一个古庙的建筑群。钟声悠扬,香客不断。一座座古庙,青砖黄瓦,熠熠生辉,掩映于古柏青松之中。一条条羊肠小道,弯曲于庙宇之间。人们络绎不绝而不显拥挤,小路通幽而不觉阴森。山上矗立着残垣断壁,地上堆积着老砖旧瓦。一木一石,一砖一瓦,见证着古老的历史文明,承载着悠久的历史故事。

祖始庙山,一个天然公园。悠扬的钟声荡漾在树林里,温暖的阳光洒在山路上。鸟儿鸣唱,微风吹拂。人们仨仨俩俩,一路说笑,一路奔走,来到祖始庙山,听听音乐,活动活动筋骨。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人们像林中的小鸟,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由和自在。

今天星期天,上午没有事儿,我也跟着上山的队伍,来到祖始庙山。走到山半腰,见一老汉在打太极。他那种专注,那种投入,好像把自己与自然融为了一体。我们站在一边默默无闻地看着,他站在场子里旁若无人地练着。那一张一弛,一招一式,都显得有板有眼。旁边停着一辆三轮摩托,一棵洋槐树上,靠着练武的枪械,有刀,有铁头枪,有剑……

老汉在师祖庙山上晨练
老汉在师祖庙山上晨练

祖始庙山上,有很多这样的练功场子。老汉练功的地方,在烈士陵园下边。说起烈士陵园,老汉满怀深情地讲起了壮烈的乾鸣山保卫战。

老汉姓王,他是原国营瓷厂的老司机。他指着祖始庙的大门说,一九四几年的一个晚上,八路军住在祖始庙里,那时祖始庙的大门还没有损坏。那天夜里,日本鬼子想趁夜黑人静,偷袭我们八路军住处。当我们的战士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呱呱鸡的惊叫声。战士们立刻警觉起来,知道有人惊动了呱呱鸡,便提枪而起。还没有来及出院子占领有利地形,日本鬼子就摸到了院里,敌我双方就展开了肉博战。

双方在漆黑的夜里,以院里的大柏树为掩护,摸黑与对方拚起了刺刀。因为天黑,敌众我寡,我英勇的战士们,很难在短时间里制敌。一个小战士,机警地放了一枪。我驻防大部队听到了枪声,立即赶来增援,很快消灭了全部日军。等到天明时,大家一看,祖始庙院里的大柏树,被刺刀戳得千疮百孔,很多柏树被剥光了皮。老汉深情的说:“日本鬼子来了,呱呱鸡也知道给咱报信儿,小日本不败才怪哩。”

神垕烈士陵园
神垕烈士陵园

祖始庙山,一座英雄的山,它留下了英雄们不朽的事迹。祖始庙山,一个红色教育基地,那里埋葬着烈士的尸骨。我小时候,每到清明节,老师就带我们到祖始庙山烈士陵园,听革命烈士的英雄事迹。吕国祥,肖在天等革命烈士的事迹,不只一次的出现在我的作文上。后来,我也做了老师,我也带领孩子们来烈士陵园听烈士事迹。现在,烈士们的尸骨已被迁移到禹州市烈士陵园,但每次来到这里,看到墙壁的几个大字“革命烈士永垂不朽”,一种敬意在心中。

祖始庙山顶,是神垕中心地带的一个制高点,登高望远,真是心旷神怡,感慨万千。站在山顶的平台上,脚下一片美丽的地方。南面高楼林立,繁华一片;东面与凤翅山隔川相望,辽阔空旷;北面良田万亩,一望无际,西面乾鸣大道直达凤阳山脚下。神垕自来水公司的蓄水池,就在山顶。南水北调大渠的水,被引上山顶,为神垕生活和工业用水,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乾鸣山东段,俗称一零四山。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原河南省广播电台一零四台,开始在山凹里建台。山上草木葱茏,地下是青石一片,电台的发射设备就安装在山垌里。垌外楼房林立,树木茂密。一条水泥路,蜿蜒于山林之中。有防守的部队站岗放哨,外人只可远望,不可进入,更加增加了一零四山的神秘色彩。一零四,是神垕境内保密级别最高的国家事业单位。一零四的楼房、汽车、水泥路和电灯,当时看一眼都觉得新鲜,因为很多人从没有见过。

自从有了一零四,这个山就神秘起来。原来这里是一个天然牧场,面积辽阔,牛羊成群。人们把牛羊撒在山上,任其吃来吃去。羊群如一朵朵白云,在山上慢慢的游动。现在一零四电台虽然被闲置,但电台的山垌还在,楼房还在,围墙还在,神秘依旧。

神垕中心学校
神垕中心学校

乾鸣山东段,山尾巴处俗称“老龙窝”。老龙窝旁边,有一水库叫“龙潭湾”。人说此山是龙贵之地,与凤翅山遥遥呼应,有龙凤呈祥之说。两山之间,一片肥原沃土,小青河蜿蜒而过。两年前,神垕镇政府倾全镇之力,投巨资打造神垕镇中心学校新校区,并在此落成,已完成搬迁。这是一所高标准的重点初中,教学质量在许昌市名列前茅。人们说,这是一处藏龙卧虎的地方,这是一所人才辈出的学校。

一零四山,本是多见石头少见土的荒山。为了治理环境,美化荒山,神垕镇政府,下大力气,精心规划,关闭了污染环境的石灰窑和石子厂。带领群众在陡峭的山坡上,造起了小梯田,栽上了绿化树,春天百花盛开,夏天万木葱茏,是禹神快速通道旁边,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乾鸣山是神垕最具标志的山,与神垕人息息相关。神垕文化墙,背靠乾鸣山,气势磅礴,引人注目。墙高十二米,寓意一年十二个月窑火不息。墙长八十一米,寓意九九归一,钧瓷制作工序繁多,最后窑烧一次成型。乾鸣大道,道以山名,路面宽阔,绿树成荫。虽然人们习惯把乾鸣山一分为二,俗称祖始庙山和一零四山,但是乾鸣山所承载的历史文化,无可否认的留在了人们心里。

乾鸣山,一座最具魅力的神垕山。它与大刘山、凤阳山和凤翅山一样,都是神垕人心中美丽的山,因为它们与神垕人世世代代朝夕相伴。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