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隐隐于市。

在神垕千年古街商号林立的闹市里,隐藏着一家书院,就是神垕书院。

神垕书院的创办者,是一位四十多岁其貌不扬的中年人,姓赵名志儒。

神垕书院,大隐隐于市


聊起名字的来历,他感慨万千。曾用名赵志全,现用名赵志儒。志儒,道出了他对传统文化的一往情深和对大文化发展的责任与担当。孔子曰:“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

据太祖讲述,他祖上本是北宋皇室后裔。自宋以后,历代耕读经商。以书画、瓷器、钱庄、粮仓为主业。父亲以文经商,以传承世代儒商为家训,对中医药颇有见解。喜收藏,以书画、瓷器、玉器为主。

聊起钧瓷文化,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神垕书院,大隐隐于市 


钧瓷文化的博大精深,对当时初出茅庐的他,充满各种挑战。为了提高自己的艺术品位,他潜心研究钧瓷相关的经典之籍。《钧窑史话》《钧瓷志》《追根求源话钧瓷》《中国钧瓷》《钧台窑发展与探索》《中国钧瓷艺术》《钧瓷大师晋佩章》《中国历代钧瓷釉色》《钧瓷雅集》《宋元钧瓷制作技艺研究》《河南陶瓷史》《钧窑瓷的鉴定与鉴赏》《中国艺术家大随笔》等常置案头,研究学记。不断拜访名家,实入窑址,把自己的学习室扎在钧窑厂,博采众长,汲取营养,掌握第一手资料。最终由一个门外汉,成为钧瓷鉴赏的行家里手。

十余年如一日,其对钧瓷鉴赏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在神垕书院,书架上摆放着一本本与钧瓷有关的书籍,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幅表现修身养性的字画,书院内陈列着的每一件精美绝伦而富有文化底蕴极具内涵的瓷器。“我正在为钧瓷立着标杆,同时建立合情合理的钧瓷价格体系和价值认证标准”,赵院长坐在宽宽的木椅上,奉着散发红茶清香的钧瓷茶盏,把玩着由他监制的作品。“此件作品为宋钧,釉里蓝外红,此蓝叫帝王蓝,海天一色,历史上乃帝王御用,故称帝王蓝。外釉的红是铜红,是铜元素经过高温形成的。雨过天晴半红霞,是不是这个意境?红是渐变的,有过渡,很自然,非外因可为。”“钧瓷的釉不是凭空臆造的,必须有出处。所以钧瓷讲究三个字:贵、精、稀。贵就是有出处,精就是做工精细,稀就是存世量少。”我双手接过他奉过来的茶盏,底座落款宋体“神垕书院赵志儒”。

神垕书院,大隐隐于市 


从十五岁立志经商,二十五岁立志求学,三十五岁立志向儒,到不惑之年立志传道的铮铮铁汉,其深邃之眸里透出的是倔强和执着。

在神垕书院的墙青砖上,有“神垕书院美学研究会”和“中国神垕书院读书会”。字体端庄大气,眼前一亮,深深陶醉。

行于神垕书院幽静的小院,数进四合院使人无限遐思。在窄窄的巷子两侧,每一间精致的厢房,都是修身养性之佳居。书院外游人如织,欢声笑语;书院内清净淡雅,深思远虑。近书院南墙外,河水汩汩,源远流长。

神垕书院落成数月来,一大批文人雅士和钧瓷人欢聚一堂,谋划着钧瓷的未来发展。

神垕书院,正以它的前瞻性和开创性,逐渐成为钧瓷人的精神家园。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