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古来好酒之人认为酒醉中自有乾坤、自有天地,别有一番境界。这句表达惬意饮酒之态的古语,用来形容钧瓷人制作茶壶时的状态,也颇为精妙。

尚源钧窑杨鹏飞

尚源钧窑杨鹏飞

在尚源钧窑窑主杨鹏飞看来,制壶之时,真的像是喝醉了一般,仿佛外界的一切杂念都不存在,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就是一心想把心中的茶壶样式创作出来。

神垕是钧瓷的故乡,以瓷为生的钧瓷人群体极为庞大,他们的制瓷技艺暂且不表,性格就千差万别,有的为人豪爽,有的性格内敛,有的能侃侃而谈,有的则沉默寡言。在与杨鹏飞多次接触后,记者眼中的杨鹏飞闲话不多,聊天儿时能把自己的想法清晰地表达出来。

距离上一次采访杨鹏飞已经有两年时间了,虽然偶尔也会在电话和微信里简单沟通,但没有深入交谈过。初冬时节,走进尚源钧窑,院子里的一切都没有大的改变,但展室的布局和展厅里的作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比以前,杨鹏飞把展厅布置得更加雅致,作品也更加精挑细选。“现在这里摆放的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作品。以前不懂如何打造展厅,就想把所有好作品都摆出来;后来了解和学习的东西多了,知道了‘留白’,不能把好东西都摆出来。”杨鹏飞笑言。

112202.jpg

懂得取舍,这是杨鹏飞几年来在钧瓷行业的心得。在如今尚源钧窑的展厅中,杨鹏飞的钧瓷壶作品不再像往常一样同一釉色或同一器型摆满博古架,而是将釉色和器型明显区分。如今博古架上的钧瓷壶形状各异、大小不一,或端庄,或抽象,或精巧,或灵动。在釉色的运用上,杨鹏飞更加注重区分,天青、月白、湖蓝、玫瑰紫、鸡血红等搭配不同的器型,让人目不暇接、爱不释手。

从1999年进入孔家钧窑工作开始,杨鹏飞已经在钧瓷行业工作了近20年。多年来,他从设计造型到调配釉色,从手拉坯到烧制成型,熟练掌握了烧制钧瓷的整个流程。2011年,杨鹏飞创办尚源钧窑,致力于创作极具个人风格的钧瓷作品。

如何将钧瓷壶的艺术性与实用性相结合?这是钧瓷壶发展面临的根本问题。“我们不应回避一个在钧瓷壶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同质化。很多窑口烧制的钧瓷壶,器型来源于紫砂壶的器型,稍加改动再施以钧釉。”杨鹏飞说,钧瓷千百年来生生不息、薪火相承,靠的是千变万化的钧瓷釉色,可以说钧瓷是“以釉制胜”的,但钧瓷的发展同样不能忽视器型的重要性。

钧瓷壶的原创性至关重要,如何摆脱千壶一面的局面,需要钧瓷人多思多想。“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从现代人的审美情趣中获得灵感,将钧瓷的内涵与现代审美结合起来,才能获得人们的认可。”杨鹏飞说,在创作之余,他会自己画草图,然后一遍遍地修改。有时候即使是不成熟的想法,他也会不计成本地先烧制出来,再进行调整。

“钧瓷壶的体积很小,想要在方寸之地展现钧瓷的独特魅力,一定要充分考虑造型与釉色的搭配。每当有了新器型,我会用不同的釉色去烧制。烧制出来后,我会对比同一器型不同釉色的差别在哪里,也会让朋友帮我把关。”杨鹏飞说。

“这段时间,我新设计了几个器型,可以说和目前市场上的钧瓷壶截然不同。这是我花费了很长时间,已经修改了多次的作品,暂时保密,等烧制出来以后再请大家把关。”杨鹏飞说,他想烧制出能够代表其个人风格的作品,希望人们看到某把钧瓷壶时,能“第一时间”想到杨鹏飞。醉心钧艺,潜心制壶,杨鹏飞在自己选定的钧艺之路上继续探索,渴望将个人风格刻在钧瓷壶上。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