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市场上流行一种复古风,喜欢柴烧的钧瓷。因为柴烧的钧瓷不仅温润,而且柔和,兼顾了煤烧、气烧的长处,温润上取煤烧之优势,光滑上取气烧之特点,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但实际上现在大多柴烧的情况并不理想,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不少所谓的柴烧钧瓷不仅不柔和,也不温润,不仅远逊于煤烧的,有的甚至还不如气烧的耐看。是釉质问题,是温度气氛问题,还是烧制方式问题,人们不得而知,甚至怀疑这是不是柴烧的等问题。化名“一笑而过”的写过一篇《冷眼看钧瓷》的文章,其中说一些厂家挂羊头卖狗肉,糊弄顾客,把柴窑、煤窑放前边,后边气窑藏得远远的,就是作如是想。

孙新要2.jpg

图: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孙新要作品:双龙荷口瓶(柴窑烧制)

  一些搞收藏的告诉我,本想收藏几件柴烧的压压阵脚,但看柴烧的“乱象”以及它的“四不像”,觉得还是收藏煤烧的看着漂亮,心里也踏实,作的也是如是想。

  是的,真要烧柴窑作品,那是要费大劲的,是要不计成本和不计代价的。除了决心和追求之外,一系列工艺和技术问题是要配套的。复古也是一种创新,没有高超的功力和对古代烧制技艺的熟练掌握,复古是复不成的。

  即是掌握了,也是一种仿古,真正的复古是达不到的,因为我们完全没有了当时的环境和文化心理,一个时代只能创造一个时代的文化。听说现在的天然气窑可以很容易地做到柴烧的效果,这是让人无话可说的。果如此,也算是钧瓷界的大幸。

  因为这样的产品拿出去说是柴烧的,兴许还有资格自欺欺人,起码它带给了人们观感上的认同,至于真假如何,别人是难辩究竟的。《名窑钧瓷网》

孙新要3.jpg

图: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孙新要作品:双凤瓶(柴窑烧制)

  真正的复古实验是2004--2005年的一段时间。那时的“钧瓷研究所”处在创造力旺盛的时期,他们在做足准备的情况下,按1:1砌了双乳堂窑炉,也按1:1复制了作品,试烧了几窑,哪窑才成功,烧了几窑,每窑烧多少时间、多少柴禾,都有明确记载,这是一个技术团队在制作。出了一些好东西,但不多。《名窑钧瓷网》

  现在钧瓷博物馆陈列有那时复烧的作品,如“四系双鱼瓶”等,有点生烧的样子,但已属珍品了,柴烧的那个味道很足。我觉得这个“味道”要比现在不知用什么烧的但仿得“很像”的要好,因为它很“真”,是原汁原味,而“很像”的倒让人感到不真实,“像”得有点“假”。

孙新要1.jpg

图: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孙新要作品:象鼻尊瓶(柴窑烧制)

  一个技术团队,而且是正处于兴盛期的团队,下那么大的本钱尚且如此,何况个人乎?那是真刀真枪地干!现在的个人厂家有几个敢这样做的?听说没几家。一些窑口的所谓“柴烧”其实用的根本就不是柴烧釉,还有一些窑口是气窑、柴窑混烧,气窑烧好了,再放在柴窑里走走形式,或者蒙骗顾客,或者作开窑仪式用,煞有介事的,这就难怪柴烧钧瓷要走样了。如此下去,我敢说,现代煤烧、气烧可能要载入史册,而现代柴烧是没有它的位置的。因为它没有真正形成自己的文化品质。

孙新要.jpg

  孙新要,中共党员,1964年8月,出生于禹州市鸿畅镇的钧瓷世家,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国际注册工艺美术大师,许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钧瓷柴烧)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河南省陶瓷艺术中心副理事长,河南省钧瓷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禹州市钧宝坊钧瓷有限公司董事长。专注并坚持传统柴烧钧瓷,因“孙新要的柴烧钧瓷会说话--其所烧制的柴烧钧瓷用手抚触即可听见清脆的开片声”而备受各界钧瓷收藏家喜爱。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