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是泥土与火的艺术,一方面,火把泥土、岩石变成强度极高的实用器皿或陈设性艺术品。另一方面,钧釉中含有不同的金属氧化物,在不同的窑炉气氛中变化出五彩缤纷的色泽效果,是为窑变

  泥与火,釉与釉色是窑变的全过程,其实质主要是釉色的变化。从科学角度看,窑变现象是指钧釉的乳浊度和色彩发生复杂的交错变化,从而使釉变得绚丽多彩的想象,构成各种美妙的流纹和意境;古代文人常以“夕阳紫翠忽成凤”“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等诗句来赞誉这种窑变之美。《名窑钧瓷网》

大荷口玉壶春瓶(高57公分)高子文作品

插图:大荷口玉壶春瓶(高57公分)高子文作品

  在众多陶瓷的典籍中,对钧瓷的赞美不能不让人注目,钧瓷是如此的珍贵:“黄金有价钧无价”“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件”“雅室无钧,不可自夸富”其珍贵的缘由就是因为窑变,“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千钧万变,意境无穷”,钧瓷以意想不到的窑变艺术区别于汝、哥、官、定等名瓷,长期以来,“南青北白”“雨过天晴”“千峰翠”“秘色”等单色釉占据中国陶瓷的主导地位,而钧瓷在通体一色的艺术世界里产生了变异,打破了恒一的色彩感觉,给人以超凡脱俗的视觉享受,造就了陶瓷艺术品特殊的艺术价值。

  民国郭葆昌在《瓷器概说》中对钧瓷色彩的演变做了较多详尽的说明:“钧窑建于宋初,在今河南禹县,其地有钧台,因名钧窑,至今尚存。”“钧窑器备众色,而其初旨为天青,以其色重而蓝,后人遂名之曰天蓝。又以青料中含有铜质,锻炼而变绿或红紫者,于是窑变之名生焉。后乃利用铜质而制红紫器,此由变而演进也。”这段文字揭示了钧瓷成为五大名瓷之首的根源,钧瓷吸纳单色釉瓷的精华,又具备窑变釉瓷的灵魂,“器备众色”,赤、橙、黄、绿、青、蓝、紫、白、灰等九种颜色,包容天下万物,真正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名窑钧瓷网》

直口洗(杨文杰传统煤烧作品)

插图:直口洗(杨文杰传统煤烧作品)

  清代佚名之《南窑笔记》向人们说明“窑宝”的可遇不可求:“釉水色泽,全资窑火,或风雨阴霾,地气蒸湿,则釉色暗黄惊裂,种种诸疵,皆窑病也。必使火候釉水恰好,则完美之器十有七八矣。又有窑变一种,盖因窑火精华凝结,偶然独钟,天然奇色,火怪可爱,是为窑宝,邈不可得。”直观地道出钧瓷珍品一件难求。

  钧瓷窑变之美打破了传统瓷器单一的色彩视觉,有了宛如曙光和晚霞般的色彩,给人意想不到的视觉享受,这就是钧瓷的独特之处,也是其他瓷器种类无法望其项背的原因,也是引领五大名瓷之首的魅力所在。

  来源:名窑钧瓷网,文章照片均为实物拍摄,禁止盗图!

欢迎来到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