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手记:

  我感恩那些留下或没留下名字的先辈、父辈、同辈们,你们用汗水、激情、才华(或许是不尽常理的个性)演绎了一段段神垕劳动者的生活史。

  正是无数个名不见经传、默默无闻又极富个性的手艺人,在不知不觉中传承、延续,演绎、发展着神垕陶瓷业的历史,至使神垕“千年窑火生生不息……”

  五月一日,是劳动者的节日。生活在钧瓷故乡,总想记下点什么作为留念。

  手里托着一只天青釉的钧瓷笔洗,看着那青翠欲滴的釉色和裸胎处游丝般的环形刀痕,恍惚间忆起两年前儿子刚跨入钧瓷这一行问的一句话:“爸,目前咱神垕街谁拉的坯最好?”

  我说:“侯殿申……”

  “咋样好?我咋不认得他长得啥样?”他继续问。

  “咋样好?你只要说出个型,或是有个草图,他扫一眼拉出来的坯保准不走样,拉的盘子像碾盘一样大……多了,想认识他,改天我带你去看看……”

劳动节,请记住一位叫侯殿申的钧瓷工匠

  侯殿申

  这段对话就像在昨天,可承诺已不能兑现,因为就在去年的五月一日,这位被神垕人称为拉坯高手的钧瓷艺人谢世了……

  早年的婚姻变故和长期的嗜酒如命,让侯师傅英年早逝。离开时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左手夹着一支未点燃的纸烟,脸上挂着咪咪的笑……

14b657bfbdc27bdb60b991901eed2639.jpg

  侯殿申手拉坯作品

  我与侯师傅的交往是从九六年开始的。一位朋友——郑大毕业的留美博士,带着一台小型DV(当时不懂,我们都叫录像机),要拍一些地方人文的东西,我带他去了。在神垕南大牌坊附近,杨老六的钧瓷厂里,侯师傅穿条大裤衩、光着脊梁正在揉泥。听说要录像,他特意换了件大红色的秋衣,人家说就拍光脊梁,他不干:“光着脊梁丢咱钧瓷的脸……”他笑着说,拗不过,只好拍了“红衣匠人”。只见侯师傅把泥团摔在轮子上,双手捧起泥柱如西施浣纱,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件二尺高的玉壶春瓶跃然眼前……当时小镇上能拉如此大瓶子的人还寥寥无几,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博士惊呆了——他单腿跪地,左手挎托着DV机,眼睛贴在显示屏上,右手做出点赞的姿势,侯师傅拉完坯已站起身,博士还僵硬地跪伏着,点赞的手久久没能收回……

199b1a5c63cef2fa5e65ad320c963f72.jpg

  侯殿申手拉坯作品

  思绪游离着,忽然想到了目前提到的“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是指匠人对自己作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理念,工匠在劳作中不断完善着自己的工艺,靠的是对手艺的专注和用心……一个匠人工作中如果一味只想完成任务,不用心琢磨、不用心感悟,那他将永远只是个“苦力汉”。

7c040f44b3641069e52ce4a308a01e01.jpg

  侯殿申手拉坯作品

  前年(2014年)八月,连阴雨下得地都生绿苔了。上午十点多钟,我在家门口附近一个雕塑室里与老板闲聊,这时半截塑料门帘一掀,侯殿申进来了。

  “哎,侯大师好!”我玩笑地叫着。

  他递过一支烟:“兄弟,今儿个没事啦?”

  造型室的老板我们彼此很熟,都不介意,只管干着手里活,并不耽误喷话,不觉又聊到了拉坯上。我说:“哎,侯哥,我问问你,那么多拉坯的匠人,为啥拉个鸡心碗,跟故宫存放的宋代那只相比,都显得呆板呢?可你拉的我咋觉得很灵动,大家都说挺像的……”

  “兄弟,今儿哥没喝酒,我给你讲讲啊——”他点燃了烟,“大伙都搁那儿照着图片拉哩,不动脑子咋会像咧?我跟你说,你拿着一个煮熟的鸡蛋,知道吧?”

  “知道。”我迷惑地应着,心想,“又想喝酒了吧?”

  他接着说:“把鸡蛋皮剥了,用小刀从中间拦腰切开,刀口朝上,尖头朝下,然后安上个小圈足……”他边说边比划着,“看,是不是个鸡心碗?拉坯的时候想着这个……”

49b50c5de902cfe1348fe930f2646201 (1).jpg

  天啊!我激灵打了个冷颤——对呀,上大下小,形如鸡心,线条悠悠,过度舒缓,故宫存世那件经典,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侯哥呀,我真得为你点赞,难怪都说你是拉坯高手,原来你是在用“心”去做一件东西呀!用心感悟,用心理解,你不单单是“手高”,而是先把“心”提高了呀!

  此刻,我脑海里只闪过三个字——大工匠。

  是啊,神垕的拉坯匠人,没有人给评职称、划等级,但好的匠人一定拥有专注和用心的敬业精神,手艺不仅是养家糊口的工具,也是对职业敬畏,对作品负责态度的标杆呀!

a7c014d9e66d750567d2d81d4f19dca1.jpg

7df282aaffb67e2c047544c7e05d1edc.jpg

d45b53d2b3841bcec42b42d99fbf56ad.jpg

  侯殿申手拉坯作品以及底款

  侯师傅大我两岁,我们彼此都很尊重,他虽然常常酒醉街头,但每次看到我总是嘻嘻笑着递上一支烟……

  2000年夏天,我让他为我做了一只笔洗,当时他在荣昌钧窑干活。他用了天青釉,烧成后交给我,起初我让他刻上名字,他说:“你自己用哩,没必要。”我习惯用文字记点东西,就用毛笔在底部写了两句话……不成想如今竟成了一种纪念!

651a247c7f351cc6c5f9f99a941042ce.jpg

f6575e6837a2929ae78acfb797e5b5ea.jpg

  永远的纪念

  又是五月一日到,侯师傅离世不觉一年了。在他乡天国,你可安好?你高超的技艺和对作品的认真态度将永久地流传在神垕艺人们的口中,包括你酒后醉态可掬的样子,数年后也一定会被演绎成一段传奇……在雅堂之上,或寻常人家,也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两件器型规整、气质典雅的钧瓷作品——那正是你的丰碑……

  神垕山民--2016年4月28日夜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