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朋友,姑且称他老Z吧,土生土长的神垕人,腿脚勤,嘴巴甜,更重要的是脑袋灵活。8年前,看别人都做钧瓷,他也“挖”来几个工人,办起一个小窑口。

  除了自己做瓷,老Z的窑口还时常有人前来“包窑”,跟改革开放初期沿海地区实行的“三来一补”差不多,烧出的产品归包窑人,老Z挣一笔加工费。

  前几年,老Z的生意顺顺当当,他也总是红光满面、意气风发的样子。

  几天前,我再去神垕,见到老Z,发现他眉头紧锁,正在唉声叹气抽闷烟。

  我问他缘故,他吐了几个烟圈,开始倒苦水:现在钧瓷生意太难做!以前每个月都能接待十来拨儿要货的客商,现在只剩下两三拨儿。还有,过去外边来人,包一窑要给10万元,现在的价格遭遇“断崖”,“缩水”到了5万元。

  “只有5万了,还会再低吗?”他伸出5个手指,又紧握成拳,语气低沉,充满无奈。

  老Z说他眼下还“撑得住”,可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很困惑,很迷茫。

  二

  我问老Z:为什么咱们的产品不好卖了?

  他脱口而出:大环境影响啊!

  我明白,他说的“大环境”,是指经济下行和艺术品市场调整,给钧瓷产业带来了巨大冲击和行业震荡。

  我又问:除了这个呢?

  他想了想,说:咱钧瓷的名气还不够大。

  钧瓷给神垕人带来了无限荣光。它开创了铜红釉之先河,以“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神奇窑变跻身宋代五大名窑之列。但皇家御用品带来无上尊贵的同时,也限制了它“俯身”向民间的普及与发展。毋庸讳言,无论是宣传推介力度,还是文化影响力,钧瓷与宜兴紫砂、景德镇陶瓷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我追问:还有什么呢?

  老Z回答:人家不认咱这小厂的产品。

  也难怪如此。老Z的窑口属于前店后厂的小企业,生产条件简陋,钧瓷作品质量相对较差,钧瓷市场红火时还能沾些“红利”,市场一有波动,就会首当其冲受影响。

谁来化解钧瓷人老Z的烦恼?

  神垕古镇

  三

  老实说,对老Z的回答,我觉得对,又觉得不对。

  说对,是从点上看,从局部看,他讲得确实有一定道理;说不对,是他把问题全指向“环境不好”、“人家不认”的外部因素,却忽略了更为关键的自身因素。

  老Z的苦恼也是钧瓷界的普遍问题。

  对钧瓷行业不甚了解,只是看到钧瓷市场红火,便跟着一哄而上,群起办厂,这是理念的偏差;

  为了经济利益恶意竞争,甚至以次充优、以劣抵好,造成钧瓷收藏市场的鱼龙混杂,这是目光的短视;

  跟风模仿、牵强附会,导致造型雷同,这是创新的匮乏;

  不懂钧瓷烧制规律而人为干预窑变,造成器皿粗糙,釉色生硬,这是知识的浅薄;

  过份强调造型的寓意,凭空想像,画蛇添足,造成作品本身的堆砌呆滞,这是文化的浮躁。

  要知道,市场是有生命的,谁在尊重中发展钧瓷,谁为谋私利折腾钧瓷,市场看得最清楚,回应最直接!

《葫芦瓶》/炉钧张

  《葫芦瓶》/炉钧张

  四

  王朝有兴替,而钧艺传承千年不绝,如黑格尔所言,“存在总是有道理”。

  钧瓷历宋、元、明、清各代,“繁衍”成一个庞大的“钧窑系”。钧瓷烧制技艺这一“国”字号非物质文化遗产实现“活态”传承,钧瓷的母地神垕镇被誉为全国唯一“活着的古镇”,钧瓷以文化使者的身份随同国家领导人飘洋过海,以国礼之尊交融中外文明,被当作中国传统文化的符号而被加以传播,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彩。

  所以说,钧瓷本身是毋庸置喙的,关键在于如何从钧瓷产业发展中的“阵痛”中感悟,以钧瓷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求新求变,实现钧瓷产业的转型升级、跨越发展。

2012年博鳌国礼——大宋官窑《龙头老大》

  2012年博鳌国礼——大宋官窑《龙头老大》

  五

  提出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

  化“危”为“机”,创新突破是前提。“不创新,无传承。”钧瓷的“窑变”之美,本身就是汲取其他瓷种养分不断创新的结果。只有不断从现实社会中吸取好的营养,让传统艺术增添现代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意境,才能赋予作品旺盛的生命力。古老的钧瓷需要同现代审美理念和科学技术相结合,在造型、釉色乃至窑炉、烧成技术等方面实现新的突破,才能在新时代焕发勃勃生机。

  化“危”为“机”,文化注入是关键。文化是钧瓷产业的“根”和“魂”。过去,人们对钧瓷文化的认知一直停留在感知钧瓷器物外在之美的层次,停留在对钧瓷造型赋予简单寓意等方面,对钧瓷本身的文化内涵、内在之美,提炼较少,开发不够。要着重挖掘钧瓷作品中蕴含的“天人合一”、“和谐包容”、“窑变人生”、“大器天成”等传统哲理和象征寓意,以形态各异的钧瓷作品承载厚重文化,推动钧瓷文化产业项目发展。

  化“危”为“机”,品牌塑造是保证。品牌是一种识别标志、一份无形资产,是整体实力的综合体现。为什么在众多钧瓷企业纷纷喊“累”之时,大宋官窑的产品能够持续走俏?究其原因,就在于他们以前瞻性的眼光,超前谋划,苦心经营,打造出了叫响全国的钧瓷文化品牌。品牌是品质优异的核心体现,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石。加强钧瓷文化品牌塑造,既迫在眉睫,又任重道远。

  “解铃还需系铃人。”谁来化解老Z的苦恼?我想过段时间再来,看他豁然开朗,还是依旧迷茫。

《茶圣陆羽》/崔国营作品

  《茶圣陆羽》/崔国营作品

来源: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