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钧瓷土告急 只够用20年 省政协委员呼吁政府加强保护》的报道引起陶瓷行业关注、热议。

  从标题来看,河南省政协委员、河南卷烟工业烟草薄片有限公司工会主席周崇成的这个提案,出发点很好,引导人们关注资源、合理利用资源。

  通读之后,发现提案把钧瓷产业与钧瓷艺术混淆了,一概而论了!

  周委员认为,“目前,钧瓷厂家多且滥,一般手工作坊生产的钧瓷,跟大企业精细制作相比,其质量差别较大”,进而提出“政府部门加大投入和保护,关掉小钧瓷厂,扶持大企业。政府要出台政策,有所规划,该关的关,该停的停,扶持大企业发展。规划每年的产量,不能地摊随便都能买到”。

  这个看法、提法,个人认为值得商榷。

  钧瓷艺术创作,多推崇手工生产,不少技术精湛的匠人,仍在沿用传统的前店后厂的手工作坊模式。且不说资深的钧瓷藏家,就是普通市民去买钧瓷,有几个不问“是不是手工的”?

  我们应厘清两个概念和方向:钧瓷产业化,政府可以给予规划、指导;但钧瓷艺术的发展,是来不得行政强制手段的!

  产业发展需要规划,甚至需要强力的行政手段干预——或强制中止,或强力推动。

  而艺术繁荣需要自由,需要个性,需要百花齐放,是要远离行政手段的一刀切!

  可以说,文化艺术个体的价值不能单从体量的大小、营业收入的多寡来判断。

  就像一个人的十指,拇指功能很强大,但不能仅保留两个强大的拇指,把其它八个手指都砍掉吧?

  我们不能否认,从产业化的角度讲,体量的大小、营业的多少也是价值的一个体现。

  但在产业化发展上,对资源消耗大的,并不是那些小的个体,反倒是那些形成产业规模的。

  我们的产业规划应该是“限”,而不是砍,应在产品附加值上作文章,单品价值上去了,谁还会拼命地把那些低价格的产品做多?

  对于那些弱小的,我们也要区别对待,对那些无传承价值的,只要不违法乱纪,就把它交给市场,它最终是逃不过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的。

  对那些具备传承价值,正因为其弱小,愈发该给予呵护。这是政府的职能,更是政府的责任。

  以上只是本人一家之言,不代表任何机构和个人,欢迎交流探讨。

来源: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