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钧瓷网刊发河南大学王洪伟博士的文章《砸瓷立窑:砸碎的是品牌》。该文刊发后反响强烈,不少读者纷纷给本网留言或致电,述发自己的意见。今天,本网刊发许昌晨报刘俊民先生的文章《砸瓷立窑:既是仪式又是信念》,为读者呈现对于砸瓷立窑这一现象的另一种解读和认知。

  本网追求百家争鸣的学术氛围,热诚欢迎各路大家发表真知灼见,助推读者价值认知。

  文 | 刘俊民

  近年来,钧瓷的声望传扬四海,钧瓷产业得到了飞速发展,钧瓷文化的表现形式也在不断丰富。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了一种新的景象——以“砸瓷立窑”为核心的钧瓷出窑仪式。

  砸瓷,实质是对于出窑钧瓷高标准的拣选。对于坚守质量底线的窑口而言,不符合质量标准的产品,绝不允许进入市场。砸瓷立窑,既是一个流程,一个仪式,更是一种信念,一个宣言。

  有人把“砸瓷”溯源到宋官窑时代,不得考知。但“砸瓷立窑”的仪式,实实在在是新时期钧瓷人的创举。这一仪式表达了行业慎终如始的态度,精益求精的追求。祭拜仪式的群体性参与、舞蹈化动作庄重典雅,具有很强的观赏性与感染力;砸瓷环节则大破大立,象一场小型的狂欢,调动着参与者的情绪,使人们在兴奋、惊叹与惋惜中感受到钧瓷不可替代的魅力。正因为这一仪式内涵丰富又让人喜闻乐见,才能被众多窑口欣然接受,蔚成新俗。

【此文图片仅供参考】

  面对“砸瓷立窑”,也有学者提出了质疑,认为这是一种“故弄玄虚的恶意炒作”。出语何其重也!爱之切责之深乎?钧瓷凝聚创造者的心血,理当宝爱。作者举了一例:境外某艺术家在神垕烧制瓷壶,掉了嘴的一件作品,执意要带回家去镶镶再用。如果一砸了之,岂不武断?

  “镶镶再用”,当然可以。表明了当事人的敝帚自珍,也表明了对钧瓷的挚爱。但是,掉了嘴的瓷壶,自己再疼爱,拿不到市场的台面上吧?用这个孤案来对比“砸瓷立窑”的行业行为,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作者又道,应该把精力放在提升产品质量上,力争做到无瓷可砸。这对于把瓷壶烧掉嘴的艺术家来说,是个大难题,也小看了钧瓷艺术的特性。“钧瓷无双”,这是钧瓷行业的自我定位,也是每一个收藏者的希冀。如果钧瓷实现精准的大批量复制并推向市场,只能重回地摊卖个白菜价了。不断提升其工艺难度,拨高其市场标准,丰富其文化内涵,才能让钧瓷不负高端艺术品的美誉。

  钧瓷生产是一项技术活儿,有严谨的工艺规范;钧瓷研究作为严肃的事业,也需要一丝不苟的精神。但对待钧瓷,不妨再宽容一些。作为一种艺术品,它追求着“天下无双”的骄傲,渴盼人们用情感和想像力来回应;作为一种商品,它听从市场的召唤和评判。

  只要窑口乐于实行,只要顾客乐于参与, 只要有助于钧瓷开拓市场,“砸瓷立窑”有何不可?

  乐见钧瓷有新俗。【本文系转载来源:许昌日报(6版)】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