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钧瓷艺术馆落成了,你们要不要过来瞧瞧?”初冬时节,李朝斐打来电话,谈笑间直入“主题”。几天后,记者如约前往神垕镇,一探究竟。从大宋官窑往东前行约400米,就到了朝斐钧瓷艺术馆。相对于李朝斐早先位于大刘山下一处小山坳里的窑口,这里的环境更加宽敞,慕名前来的钧瓷爱好者也更容易找到。

32岁的李朝斐,中等身材,衣着朴素,不善言谈,只有在熟识的人面前,话语才会多起来。他既有沉稳的性格,又有着不甘平庸的闯劲。与众多早已成名的钧瓷大师相比,李朝斐不管是从年龄还是资历来说,都稍显稚嫩。从16岁就开始辗转于神垕各大钧瓷窑口工作的李朝斐,在2011年创办了自己的窑口,凭借过硬的钧瓷烧制技艺和风格独特的炉钧作品,在钧瓷界声名鹊起。无论是李朝斐的为人处世,还是他的炉钧作品,都广受好评。

钧苑求索-记青年钧瓷艺术家李朝斐

钧苑求索-记青年钧瓷艺术家李朝斐

李朝斐是神垕镇杨岭村人。与很多神垕镇当地的年轻人一样,李朝斐告别校园后,将未来的人生道路与钧瓷结合。2000年,16岁的李朝斐开始到神垕镇的窑口打工。他先后在坪山钧窑、大宋官窑、杨志钧窑等多家窑口学习托坯、注浆、拉坯、配釉等钧瓷烧制的基本技艺。年轻的李朝斐在很多同龄人享受美好的青春生活时,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倾注在钧瓷艺术之上。“其实那时候的想法很简单,人这一生,总要有自己谋生的出路。神垕镇是钧瓷的故乡,这里窑口众多,名家辈出,想要干出一番名堂来,不努力学习根本不行。”李朝斐说,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他一心扑在提升自己的钧瓷烧制技艺上。

几年后,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李建峰创办东升钧窑,李朝斐开始在东升钧窑里学习。在那里,他学习了配釉、造型等制作钧瓷的关键技术。在李建峰大师的悉心指导下,李朝斐很快就全面掌握了配釉、烧窑技术,窑口的各项业务也能独当一面。

李朝斐作品:如意尊(炉钧)

李朝斐作品:如意尊(炉钧)

细心的李朝斐在工作和学习中,不断提升着自己的钧瓷烧制技艺。每当接触新技艺,李朝斐都会反复揣摩其中的原理,摸索其中的规律。有些难学的技术,他就记下来,加以研究,触类旁通。

“从进入钧瓷行业开始,我一边学习,一边盘算着创办自己的窑口。2011年,我觉得时机成熟了。”李朝斐说,这一年,他离开东升钧窑,创办了自己的窑口——都钧坊。“建窑之时,神垕镇钧瓷行业进入了发展高潮期。我想要在众多窑口中脱颖而出,没有自己的特色根本行不通,只有走收藏之路、精品之路。”

正是有清晰的认知和定位,李朝斐坚持手拉坯成型,施炉钧釉,坚持做自己。在朝斐钧瓷艺术馆的展厅中,记者细观他的钧瓷作品,大多以传统造型为主,全部手拉坯成型,端庄、浑厚、古朴。釉质深厚透活,晶莹玉润,有明快的流动感。釉色以紫红色为主,红里有紫,紫中有蓝,蓝里泛青,青中透红,青蓝错杂,红紫相映,宛如蔚蓝的天空出现的一片彩霞,五彩渗化,交相辉映,完美地诠释了“天人合一”的传统美学思想。

在原有釉方的基础上,李朝斐反复试验不同的炉钧釉方。他还改变传统釉方的配比方法,根据原料表现的特性,或增或减,对传统炉钧技艺有所创新,出现了胭脂红、翡翠绿、鹦哥绿、玫瑰红等过渡色彩,使作品达到了古朴典雅、浑厚庄重、线条流畅、釉厚浑活、乳光莹润的独特效果。

李朝斐作品:梅瓶局部

李朝斐作品:梅瓶局部

李朝斐的作品以瓶、罐、钵等传统器型为主,这些器皿都有一个宽阔的面,看似简单,却给钧釉的“流淌”铺下了一张“宣纸”,让炉火随意“落笔”,窑变出天人合一的绝妙釉画杰作,让人不得不感慨钧瓷窑变的神奇。以其炉钧釉《梅瓶》为例,该造型端庄典雅,手拉坯成型,胎质细密。其釉色古朴凝重,红色的斑点犹如雨丝般随瓶体而下,流畅自然。该作品釉色层次分明,色彩有深色与浅色的渐变,红、绿、紫、金等色彩交相辉映,浑然构成一幅神奇的天然图画。整个作品色彩丰富,艳而不俗,颇有高古之风。

对于钧瓷艺人来说,钧瓷是他们漫长人生旅途的同行者,唯有朝夕相处,同甘共苦,方能互相了解,产生共鸣,继而创作出具有个人风格的作品。从步入钧瓷行业之日起,李朝斐始终坚持着对钧瓷烧制技艺的研究。他不畏挫折,迎难而上。如今,李朝斐的钧瓷作品影响力不断扩大,有着独特的艺术表现语言。

谈起今后的发展,李朝斐认为钧瓷的创作需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能千篇一律,相互抄袭。“钧瓷在1000多年的发展中,有着其自然的延续、发展规律。在此基础上,钧瓷人可以做多种多样的尝试,关键在于器型是否美观,手法是否符合钧瓷的创作规律,审美是否有现代性、创造性和个人风格。”李朝斐说,在传统的基础上,他将继续创作更多符合时代审美的作品,为钧瓷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版权所有:名窑钧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