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钧窑的男人。

    这是何等崇高的职业和称谓啊,当矿土挖掘者从大山深处挖出矿土,当一匹匹瘦马组成的马帮将一驼驼矿土通过山间古道运往钧窑,当一个个拉坯、注浆的工人做出一尊尊坯胎,

    听到这称呼就听到了一种对烧窑人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佩。

    听到这称呼就看到了一位肩负着历史使命与时代重托的烧窑的男人形象,古铜色雕像似的站立在窑炉前,膂力无穷,肌肉发达,目光深邃,楞角分明,无所畏惧,被炉火照亮的黝黑的脸膛,透着坚毅、果敢、智慧和力量。

    听到这称呼就听到了一股雄风从远古的地层深处刮来,带着呼啸般的歌唱,振臂高呼,为那蹿得老高的火焰加油助威,使烟囱里充满婀娜缭绕的气息,闪烁着重金属的光芒。

致烧钧窑的男人-张国岭

    烧窑人。

    烧窑的男人。

    烧钧窑的男人。

    这是何等崇高的职业和称谓啊,当矿土挖掘者从大山深处挖出矿土,当一匹匹瘦马组成的马帮将一驼驼矿土通过山间古道运往钧窑,当一个个拉坯、注浆的工人做出一尊尊坯胎,当上釉工将经过千百次验证而定形的钧釉涂抹于蓝胎之上,当装窑工小心翼翼地将一个个装满坯胎的笼盔装进窑膛,而你就成了最后的指挥者、战斗者、胜负的决定者。

王金合大师在装窑

王金合大师在装窑

    你孤军奋战。

    你最后收官。

    你在万千纷扰中保持着镇静,你在山一般的镇静中展示着勇敢;你的心细得穿不过一根游丝,细心中你又有着成竹在胸的大胆。你深知眼前的美与丑都起因于你的一个闪念,钧瓷的成与败,全取决于你男子汉的担当和责任感。

《大河儿女》剧照-烧窑人贺焰生

《大河儿女》剧照-烧窑人贺焰生

钧瓷发展的历史就是一部烧窑人的历史,可我思来想去,一直弄不懂烧窑的男人应当归类于哪一人群之中。

    说你是靠智力吃饭的男人,你却常常干着体力很重的劳动,一把大锨一次铲起几十斤重的煤块往炉膛里猛撺,烧一窑钧瓷要铲多少锨煤没人知道,只知道几吨、十几吨煤都是被你手中那把铁锨铲完的。

    刚给炉膛添完煤炭,接着就要把炉渣一锨锨铲出,多少锨煤炭进去,就要多少锨炉渣铲出来,烧窑的男人那抡圆的手臂在煤堆、窑口和炉坑之间,不停顿地画着一道又一道无形的弧线。

    说你是靠体力劳动的汉子,你却要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内知高温,外晓风寒,又要懂气象中的气压、气旋和气流,又要懂二十四节气间的更替、衔接和渐变。这些可都是科学家的必修课啊,自从想成为烧窑人的那天起,科      学知识就深深印在你的脑海里了,而这知识的获得,不仅仅来自于书本,还有一代代烧窑人的日积月累、提升凝炼,他们将青春毫不吝啬地投进这熊熊炉火,冶炼出颠扑不破的经验。

怀抱坯胎的笼盔只要往窑内一装,就进入了烧窑人的倒计时,你必须要把所掌握的一切知识都在内心和脑海一遍遍复述,然后与四季对表,与天地对时,与人窑对气,与阴晴对节,与早晚对律,与分针秒针都对上不差分毫的鼓点。当一切都分秒不差地合并到同一个振幅后,那根火柴定会准时腾起温暖人心的火苗,整个炉膛里跳动的都将是你粗细有致的呼吸。

钧瓷传统柴烧窑炉开窑

钧瓷传统柴烧窑炉开窑

    说你是一名工匠,你却可以不用拉坯,可以不去活泥,用手工把玩的技巧全让别人去操持。你粗糙的大手不必灵巧地去拿捏,惟有那用不完的力气随时准备着将一个个沉重厚实的黑夜,像翻一张烙饼一样轻松地翻动,至到东方升起满天彩霞,太阳喷薄而出。

    说你是一名绘画大师,你却从来不握画笔,不调颜料,不支画板,只用一把铁锨一把炉钩,就描绘出最接近自然又超越自然的画卷。

    你的大部分时间是沉默,是男人的沉默,是烧窑的男人厚重的沉默。不居功自傲是你一贯的风格,烧出的钧瓷无论多么美妙,没人听你说过“这是我烧出来的”。你只会把内心的喜悦像黑色的煤炭一样随便堆放在角落里,用开心的笑容为别人撑起一方多彩的天空。

    而你所承受的压力最大啊,用时下年轻人的话说叫“压力山大”,至于是大刘山、牛金山、跑马岭还是凤翅山,没有人知道,你把一炉钧瓷成功与否的压力都担在了自己肩上,压在了自己心上,勇于担当不是你的肩膀比别人宽,不是你的腰身比别人壮,也不是你对失败不敏感,事实恰恰相反。每次开窑前,从你的眉宇间我看到了担忧,从你额头的皱纹里我读到了顾虑,从你开启窑门时的迟疑中,我看到了你比任何人都更急切更复杂的心情。

    有人说从住窑的那一刻起烧窑的男人就进入了无言期,这不是虚张声势故作神秘,因为你知道,对于一个烧窑的男人来说,打开窑门之前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说了也没人听,听了也没人信,你所说的一切在打开窑门的刹那间,都将被别人忘记。所以烧窑的男人打开窑门之后都会自觉地躲得远远的,背对人群听别人为钧瓷的精彩而欢呼,或者为自己的失误而扼腕叹息。

    成功了,人们第一想到的是釉好,第二想到的是窑变好,第三想到的是温度控制得好。至于温度是谁控制的,烧窑人是谁,并不重要。

    烧成了,是应该的,因为你是烧窑的男人,烧不成要你干啥?

    烧坏了,是不能容忍的,因为你是烧窑的男人,烧不成你还烧啥?

钧瓷新型液化气窑开窑

钧瓷新型液化气窑开窑

    人们都希望看到成功,人们都不愿面对失败,可无论成功与失败都是瞬间的过程,最漫长的是在成功与失败之间的那种等待和煎熬。等待的也许是欢呼,抑或是懊丧,这是两个情绪的极端,你的心情永远像过山车一样在这两个极端里往返奔波,起起伏伏、跌跌宕宕。

    烧出一窑什么样的钧瓷,你并不知道,因为你只能控制窑温而不能控制窑变。但你对艺术的感受、感悟、感应能力,像你承受成功与失败的心理素质一样,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我站在窑炉前看着那被烈火反复烧烤得已斑驳陆离的窑炉,总会想到有多少烧窑的你和你们,在这里度过了无数的春夏秋冬,将人生宝贵的岁月填进这一炉钧窑,化作了惊艳世界的美丽。

    每当我看到绝世无双的钧瓷时,我想我的赞美都应当属于默默无闻的你……

图片:张彦峰

作者:张国领

张国领

张国领:河南禹州神垕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丰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原《橄榄绿》主编、《中国武警》主编,武警大校警衔。出版有散文集《男兵女兵》、《和平的守望》、《和平的断想》,诗集《绿色的诱惑》、《血色和平》、《铭记》《千年之后你依然最美》《和平的欢歌》等十一部,报告文学集《高地英雄》等二部,《张国领文集》十一卷。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解放军文艺新作品奖”一等奖、“战士文艺奖”一等奖、“中国人口文化奖”金奖、“群星奖”银奖、《人民日报》文艺作品二等奖、“2009中国散文排榜”第六名、 “河南十佳诗人”等多个奖项。作品被收入《军事文学年选》《我最喜爱的散文》《中学生课外精读》等三十多种选本。

来源: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