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大师翟群作品印象

钧瓷大师翟群作品印象

《“盛世莲荷”茶壶》《华夏尊》《“空山初雪”容瓶》,一壶、一尊、一容瓶。这是华鼎钧窑翟群大师新近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三件作品的基本造型。由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和陶瓷设计大师、清华大学教授张守智亲自挑选的这三件作品,形制、釉色各不相同,都绝非凡品。在钧瓷界,翟群的钧瓷茶具赫赫有名,他可以说是钧瓷茶具产业化的先行者和开拓者。以壶成器,一直以来,翟群也在传统钧瓷器型的烧制上倾注心血,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临近春节,在神垕镇华鼎钧窑,翟群大师叫来儿子翟康洛,聊钧艺、聊心得,也聊一聊钧瓷艺术在翟家的传承。

在不少钧瓷爱好者的脑海中,提起华鼎钧窑,可能有人需要想一想是谁的窑口,但提起翟群,估计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记者曾在一篇采访中这样描述翟群——内敛、沉稳、神采奕奕,也是很多人对翟群的印象。

10多岁即进入钧瓷行业,至今翟群已经在这个行当历练了40余年。由传统器型入行,集钧瓷造型、配釉、烧成等技艺于一身,直至在钧瓷茶具上探索着钧瓷行业发展的更多可能,翟群以其诚恳大气的为人和型釉俱佳的钧瓷作品成为钧瓷界的代表人物之一。

“与很多钧瓷人一样,我们最开始参与钧瓷烧制过程,是从传统器型起步的。这也决定了大家在此后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不管如何探索,一定不能丢失传统钧瓷的本质和内涵。”翟群说。

钧瓷《一桶壶》 翟群 作

钧瓷《一桶壶》 翟群 作

了解翟群的人都知道,翟群在1976年进入神垕镇胜利瓷厂工作。在胜利瓷厂,翟群历任工艺师、技术副厂长、厂长等职,对传统钧瓷的造型、釉理、烧成及生产工艺进行了长期的探索和研究。其后,翟群被河南省陶玻协会授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称号,其也是该称号的首批获得者。1992年,翟群开始在孔家钧窑从事生产及工艺技术管理工作。2010年,翟群创建华鼎钧窑。

创办华鼎钧窑之初,翟群就开始探索钧瓷的产业化道路。“当时,钧瓷的传统器型面临着一定的发展困境,急于打开市场。钧瓷作为艺术品,如果外界见得少,自然难以推广,只有大家见得多了,才会去了解和鉴赏钧瓷。”翟群说,他将打开市场的器型选定在钧瓷摆件和钧瓷茶具上。钧瓷摆件造型古朴典雅、工艺精细考究、釉色温润如玉、窑变意境丰富,深受钧瓷爱好者的青睐和喜爱。钧瓷茶具有多个系列,釉色多样,工艺精湛,深受藏界的好评。

“陶瓷茶具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在南方不少瓷区,陶瓷茶具的历史极为悠久,如宜兴紫砂,就曾诞生过很多经典器型,钧瓷茶具则起步较晚。”翟群说,在最初制作钧瓷壶时,他曾广泛向南方的壶艺学习,学习他们的造型和工艺,进而将钧瓷多变的釉色引入其中。“当时我就认为,只要我们造型的多样性和工艺的精细化达到南方瓷区的水准,再加上钧瓷无双的釉色,一定能够为钧瓷的发展带来更加广阔的空间。”

在翟群看来,钧瓷壶与传统钧瓷器型有很大的不同,由传统器型发展到钧瓷壶,需要两个方面的转变,一是功能的转变,二是工艺的转变。“所谓功能的转变,就是钧瓷作品由原先的‘看’发展的‘既看能用’;所谓工艺的转变,就是钧瓷壶作为兼具实用功能的艺术品,一定要在精细化上下功夫,解决重量、密封性、出水流畅度等方面的问题。”翟群说,钧瓷茶具是钧瓷行业产业化升级和换代的代表性作品,引领着如今的市场消费。

好看好用,是翟群在制作钧瓷茶具时坚持的最基本原则。将钧瓷茶具从萌芽状态逐渐引入产业化发展的道路,是翟群对钧瓷行业最大的贡献。翟群制作的一系列钧瓷壶堪称当代钧瓷壶之典范。在用料上,其选择对人体有利的天然矿物,经1300℃高温烧成,卫生标准达到食品级;工艺上,严格管控每个工艺流程,精益求精,力求考究,杜绝瑕疵;外观上,造型典雅精致,质地温润如玉似翠,釉色异彩纷呈,窑变意境变化万千;使用上,容积大小适当,重量轻重适宜,壶把儿握感舒适。2012年,其作品《长寿壶》《乾坤壶》在河南省首届钧瓷壶设计大赛中分获金奖和银奖。

不仅是钧瓷茶具,翟群的其他钧瓷作品也令人赞叹。以其此次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作品《华夏尊》为例,该作品整体造型天圆地方,展现出一种庄重而威严的气势。下部由长城城垛承载;中部为方形基石,基石两面饰以巨龙,并饰以衔环异兽,四棱镶嵌着鼓钉;上部为喇叭形口,装饰以立体城垛纹。釉色主体为钧窑名贵的窑变紫红色,局部显出天青色,显得高贵而富有生机。整件作品寓意华夏民族团结一致、基石稳固、蒸蒸日上。

钧瓷《华夏尊》 翟群 作

钧瓷《华夏尊》 翟群 作

面对当今钧瓷行业特别是钧瓷茶具的影响力逐步扩大,翟群也有着自己的看法。“钧瓷人通过钧瓷获得了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力,但只有进一步将钧瓷做好、做精,才能持续发展。不仅要量,还要质,不能只竞争价格,更要提升内在品质。”

对于翟群来说,值得骄傲的不仅仅是烧制出一件件精美的钧瓷作品,更在于其子女们都热衷于钧瓷。“如今,窑口的很多事情,都是儿子康洛在一手负责。他从小就跟着我看我烧制钧瓷,可能是耳濡目染吧,大学毕业以后,就回到神垕,帮我打理事务。”翟群说,翟康洛不仅要学习钧瓷烧制的一系列工序,还要负责日常事务,很忙碌。

“对我来说,钧瓷是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了,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对钧瓷很有感情,也觉得参与其中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翟康洛说,在父亲身上,他学到的不仅仅是造型和配釉等基本技艺,更是眼光和审美。一直以来,翟群都认为,一件好的钧瓷作品,既是技艺的展示,又是审美的体现,缺一不可。

以壶成器,以器藏礼,翟群以其在钧瓷行业的不断开拓和探索,探寻着钧瓷未来发展的更多可能。

来源:名窑钧瓷网,http://www.myjunc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