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垕”起之秀郭建民

“垕”起之秀郭建民:钧瓷壶里有“江壶”
“垕”起之秀郭建民:钧瓷壶里有“江壶”

“一入神垕山,七里长街观。七十二座窑,烟火遮住天。商贾遍地走,日进斗金钱。”神垕镇,这座全国唯一“活着的古镇”,千百年来不仅创造出了悠久灿烂的钧瓷文化,还培育出了一代代工艺钧瓷大师。近几年,凭借《江壶》《禹王壶》《天球瓶》等一系列精品之作脱颖而出的后起之秀郭建民,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生于斯,长于斯。郭建民,从小耳濡目染,对钧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可以说他闻的是窑火烟,看的是七彩火,听的是长辈们怎么烧好钧瓷的心经。他熟知钧瓷的各种工艺流程,集手拉坯、适器配釉、烧窑观火于一身,后来又拜钧瓷大师刘志钧、刘瓷辉、张大强为老师,从此将双手扎进深山与厚土。孔雀岩、豆腐石、玛瑙石等各种矿石与浸满了四季变化的五色瓷土,经过他团团揉捏、细致制模、耐心打磨,变成一件件蕴涵天地变化的精美瓷器。

经过十多年的磨练,郭建民博采众长,化为己出,成长为高级钧瓷制作师。他的作品具有深沉的历史关照,又充满了想象,文化意味很浓厚,其中的传统底蕴更是独一无二,传递着钧瓷的独特风采。

江壶就是其代表作之一。“中国自古以来就崇尚’侠客精神’,他们头戴斗笠、身背宝剑,崇尚自由、随性与正义,仗剑走天涯,伸张正义,除恶扬善。如今,侠客虽已不在,但其精神永存。”郭建民说,“我从侠客精神中受到启发,在借鉴前人的基础上,研发了新的‘江壶’。这把江壶造型别具一格,壶盖像侠客的斗笠,壶嘴像一把宝剑,整体的造型设计把侠客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正是钧瓷壶里有“江壶”。

禹王壶也是过郭建民的得意之作。“禹州,被称为禹都。大禹率领民众,与自然灾害中的洪水斗争,最终获得了胜利。每次我看到大禹雕像的时候,我就在思考能不能设计一款体现大禹精神的壶呢?”郭建民说,“经过日夜揣摩和摸索,终于根据大禹的造型设计了一把禹王壶,这把壶既体现了我们的文化自信和民族骄傲,又兼具实用性。”

著名台湾演员楼学贤与郭建民交流钧瓷艺术
著名台湾演员楼学贤与郭建民交流钧瓷艺术


型是艺术品的躯体,思想是其灵魂,文化是其生命。这是郭建民一直以来坚持的观点。“当代钧瓷作品必须融入更多的文化元素和新的思想,才能提高品位,成就经典。在文化繁荣兴盛的今日,我们可以借鉴的元素很多,使得钧瓷的器型、式样更加丰富,推动了钧瓷的创新和发展。”郭建民说。

郭建民在造型上大胆创新,充分结合钧瓷的特点和釉色变化,创作了一系列具有传统精神和创新意义的作品。他坚持创新,在传统、经典的钧瓷器型上加以发挥、改变。古老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思想意识融合,让钧瓷艺术语言诠释了钧瓷新的发展与无限可能。

钧瓷因“入窑一色、出窑万彩”为世人青睐。它的出现开创了中国瓷器釉面多彩、五光十色的面貌。“钧瓷窑变历来为人津津乐道,其釉色或浓或淡,色斑或聚或散,五彩交融,变幻多端,这也是钧瓷最大的魅力之一。”郭建民说,钧瓷窑变的极致之美,在于取材于天地间的灵动,在于色泽天然唯一,在于这份不可复制的无常之美。真可谓是,一钧可见天下,一钧可观世界。

郭建民在前人的基础之上,将钧瓷的釉色之美发挥到新的高度。他的作品窑变丰富,釉体线条流畅,深厚圆润;釉质莹然,颜色鲜艳,光彩夺目;釉色溢彩,层次繁多。他以工匠精神孜孜不倦地努力着,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

“做钧瓷如做人,每一件钧瓷作品都是有生命的。”郭建民说,钧瓷成品出窑时,打开窑门就可以听到窑内的开片声,出窑后开片就更多了,开片声“噼噼啪啪”“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此起彼伏,就像在弹奏一曲美妙的交响乐。伴随着声响,钧瓷产品釉面上开片纹路不断涌现,并向四下延伸布满釉面。

郭建民与著名演员沈保平交流钧瓷艺术
郭建民与著名演员沈保平交流钧瓷艺术


“钧瓷的片纹,随着时间的延长,还会继续开片,只是速度放慢而已。家里收藏的钧瓷作品几十年以后,偶尔还能听到清脆的开片声。”郭建民说,钧瓷是有生命和灵魂的,生命不息,开片不止。这寓意着一个人的生命进程,在不断成长中变化,聆听生命的呼吸,感悟钧瓷之美。

2014年参与首届钧瓷国际陶艺创作营,2015年参与首届钧瓷东亚国际陶艺创作营,2017年,郭建民凭借江壶在第四届河南省钧瓷壶设计大赛中捧得了银奖,又凭借《天球瓶》在河南省钧瓷窑变艺术创新大赛中获得金奖,今年又成为河南省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一系列的荣誉与赞赏接踵而至,郭建民并没有满足于现状,而是继续在钧瓷道路上不断钻研与摸索。“钧瓷艺术的发展离不开钧瓷艺人的不断创新,只有找到自己最擅长的地方,走出一条精品创作之路上来,才能不断把钧瓷文化发扬光大。”谈到钧瓷的未来发展,郭建民说道。

欢迎来到名窑钧瓷网